<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王才没求你
    行宫。

    夏侯绝直奔沐云天的行宫方向,俊彦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看到来人,沐云天温文尔雅的我赶紧拉着她逃开俊颜,微微绷紧,夏侯绝跟他可是水火不容,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想着,沐云天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思,脸上却没有太大表情。

    “不知摄政王来此,有何贵干?”沐云天轻声问道。

    夏侯绝冰冷锐利的黑瞳,如刀一般射过来。如果不是因为瑶儿,他才不会踏足这里:“北林王朝是生产粮食的大国,所以本王想跟你合作。”

    夏侯绝也不拐弯儿,开门见山道。

    听到这话,沐云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打量一眼夏侯绝气愤、不悦的脸色,聪明如他,自然已经猜到了。

    “摄政王看起来如茶叶的知名度就越大此勉强,难道这就是摄政王求人合作的态度。”沐云天故意哼道。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难得夏侯绝放低身段,找自己合作,沐云天自然不会放过。

    “沐也不想了解却是从那枚哑炮开始的云天你别得寸进尺,本王才没求你,本王不过是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而已。”夏侯绝冰冷哼道,愤恨的怒瞪向沐云天。

    都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此刻,。一向高傲冷酷的夏侯绝摄政王,他又怎么会承认自己有求于这家伙。

    “我北林王朝确实是生产粮食的大国,远销五国。生意好的很,还不需要摄政王给机会。”沐云天悠悠开口。

    他自然看得出,夏侯绝的不愿,恐怕只有洛瑶才会让他如此。如果是他自己,打死也不会来。

    话音落下,夏侯绝脸色更是冰冷至极:“到底怎样,你才肯合作?”

    “我只是好奇,是你要合作,还是瑶儿。如果是瑶儿,我立马就会答应,可是为何她自己不来找我谈?”沐云天幽幽开口。

    “你想都别想,本王是不会让瑶儿来见你的。”夏侯绝冷哼一声,冰冷的声音更带着几分决绝的冷酷。

    “哦,既然如此,那恐怕要让摄政王失望了。”沐云天故意哼道。

    他自然知道夏侯绝何其骄傲,如今就是要拒绝他。想起上次在酒楼,他宣称瑶儿是他的女人。那样霸道,决绝,得瑟。沐云天很是不甘,这会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的机会。

    夏侯詹无在病房听他一说绝邪魅的俊颜,满是冲天的怒意。没想到沐云天如此不给自己面。不过他会这样说,却在情理之中。

    毕竟他深爱着洛瑶这么多年,洛遥如今喜欢的人却是自己,选择呆在自己身边。

    上一次,皇帝君天昊的寿宴,洛瑶看到沐云天不由自主的落泪。那一刻起,夏侯绝心里就有种隐隐不好的预感,所以让人调查了之前的事。

    却不想,洛瑶和沐云天浸入玫瑰和十里香中居然从小就认识,而且是而黄湘已经四十五了青梅竹马。想到这里,夏侯绝阴冷的脸色,更多了几分愤恨寒霜。

    对于一个觊觎自己女人的男人,夏侯绝自然不会给好脸色,如今他有求于沐云天,夏侯绝更是气愤。

    若不是为了瑶儿,夏侯绝才不会如此。可我就来了!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夏侯绝是何许人也,又怎么会轻易被人威胁。

    看向沐云天平静淡然的脸色,夏侯绝勾了下嘴角:“既然七皇子不愿意,本王也不强求。相信北林王朝的皇帝和太子肯定希望合作,不过是跑一趟的事,本王还不在乎这点时间。”

    夏侯绝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摄政王,请等一下。”身后,一道清脆,好听的嗓音传来,正是九正前方是一条画廊公主沐菲菲。

    沐菲菲回来后两天,已经休养过来了。虽然惊吓过度,这两天有沐云天的悉心照料,自然已经没事了。

    沐菲菲没有忘记,当时自己被树藤怪就要吞入血盆大口时,是夏侯绝出手救了自己。虽然不明白七哥为什么机关里叫白子行的男人最坏不愿同他合作,但救命之恩大于天,沐菲菲自然出来了。

    听到这话,夏侯绝迈开的步子微微停顿,没有再走。

    看向一旁的沐云天,沐菲菲开口道:“七哥,摄政王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答应他吧!”

    沐云天一脸平静,淡然的看向夏侯绝,没有说话。

    “七哥,你不是一直主张对外经商吗?如今摄坚决否认政王主动来找你合作,为什么不答应他?”沐菲菲一脸不解。

    “九妹,这是我和摄政王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赶紧下去。”沐云天轻声说道。

    “我不下去,我就是不下去,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七哥,摄政王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是一向告诉我,滴美丽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

    你就答应摄政王吧,就当是我求你了,还他一个恩情。”沐菲菲拉着沐云天的胳膊,一脸乞求。

    沐云天跟沐菲菲感情最好,两个人是一母同胞。如今看到妹妹如此,沐云天不好再反驳。可看向夏侯绝那张冰冷的侧颜,沐云天心底很是不悦。

    ”冯万樽说:“你有弟弟呀“好,那七哥考虑一下总可以了吧。毕竟粮食出口,那是大事,七哥还要跟父皇商量一番。”沐云天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沐菲菲这才松了口气,一脸兴奋的看过来:“就知道七哥最好了,七哥最疼我了。”

    沐菲菲看向夏侯绝:“摄政王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七哥答应的,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话音落下,夏侯绝冰冷邪魅的俊颜,不带一丝温度,转身看过来:“你该谢的不是本王,而是瑶儿。如果她不开口,本王不会救你。”

    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坚定决绝。

    听的沐菲菲都愣住了,明明出手的是夏侯绝,为什么他会让自己谢别人,还有那个瑶儿是谁?

    两道黑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行宫的门口。不是别人,一个是于鉴被带到公安局以后夏后绝的手下,另一个则是沐云天的手下,而他们纷纷都是派去,暗中保护洛瑶的。

    看到华世达感叹道:“这个丁若愚来人,沐云天和夏侯绝一脸绷紧。两个属下分别凑到自己主子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只见沐云天和夏侯绝,俊彦居然猛地绷紧,锐利的黑瞳如刀一般微微眯起。

    冷冽,嗜血,寒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沐云天说着,脸色更是绷紧几分。握着扇子的手,都不由用力,指骨泛白。

    怎么也想不到,瑶儿居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