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逼上华山
    吴甡离开府城,回到西安去了,此刻的郑勋睿,只有一个感觉,他被逼上华山了,人家还有一条路,他基本上没有什么路了。

    榆林镇的榆林卫,下辖很多的堡所,自打崇祯元年以来,军士哗变不断,让很多人都畏惧这个地方了,当年洪承畴担任延你是无法申辩的绥巡抚的时候,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是在剿灭流寇方面,真正民生方面的事宜,倒是没有做多少,洪承畴出任三边总督之后,朝廷没有任命新的延绥巡抚,如果将另外的十五万也给她的话庆阳、延安和榆林等地,就是陕西巡抚一并管辖,这令吴甡也很是头疼,谁愿意管着这些穷地方啊,得不到任何的好处不说,稍微不注意,还容易出事情,毕竟边我先报名了军哗变的人数太多了,巡抚是要受到直接影响的,崇祯元年的宁远兵变,巡抚毕自肃就自杀了。

    想到这里,郑勋睿头上冒出了冷汗。

    他已经是四品的知府了,出任延绥巡抚,品阶不一定提升,按照规矩来说,他很有可能被任命为都察院的左右佥都御史,兼任延绥巡抚,品阶依旧是正四品,只不过从发展前途方面来说,知府和左右佥都御史是不能够比较的。

    偏偏郑勋睿不在乎什么品阶的事宜,他在乎的是实实在在的发展,实实在在的做事情。

    吴甡离开之后,郑勋睿迅速派遣马祝葵,带着一帮人到西安府,押解回来五万石粮食,这东西可不能够赌气,必须要回来,而且一两银子也不贿赂,想必所有的问题,吴甡自然是要解决的,吴甡巴不这回他事先拿捏了分寸得郑勋睿出任延绥巡抚,那他他的日子就舒服多了,甩掉了几个最穷的地方,日后自然轻松好多了。

    郑勋睿将自己关在屋里足足两天,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轻松的微笑。

    朝廷的圣旨,这次下的特别快,七月中旬就来了,这让郑勋睿怀疑了,看样子吴甡又是绝对秘密的是早去了也只是自讨没趣就给朝廷写奏折了,否则圣旨没有这么快。

    一切都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朝廷任命他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兼任延绥巡抚,同时还兼任延安府知府,此外就是朝廷撤销了延那里拍拍安卫,毕竟郑勋睿出任了延绥巡抚,可以调集榆林卫的军士应对诸多的紧急情况了。

    圣旨之中,对于郑家军第一次提及,显然是认可了,这是让郑勋睿有些吃惊的事情,以前郑家军对外称呼悉数是延安卫,对内才是称呼为郑家军的,想不到朝廷居然认可了。

    至于说翰林修撰的职务,自然是不存在了。

    延绥巡抚,按照规矩来说,应该是驻扎在榆林镇的,郑勋睿不可能独辟蹊径,继续留在肤施县,他必须前往榆林镇。

    朝廷暂时没有任命延安府知府,其实是要他郑勋睿上报人选,这也是正常的,他刚刚出任延绥巡抚,不可能拍找工作的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人前来,那样岂不是什么事情都办不好。

    郑勋睿咬咬牙,向朝廷举荐了翰林编修杨廷枢。

    其实他早就给杨廷枢写信了,要求杨廷枢出任延安府知府,如今他能够举荐的人选,唯有杨廷枢,其余人他都信不过,马祝葵、孙启萌和刘世杰等人显然是不可能的,都是举人的身份,不可能出任知府,这是规矩,要说马祝葵和孙启萌两人,仕途已经到顶了,举人在南方是不可能成为同知和通判的。

    杨廷枢没有拒绝,这让郑勋睿有些愧疚。因为约会过后

    七月二十日,朝廷的邸报到了延安府,杨廷枢出任延安府知府,免去了翰林编修的职务。

    敕书引发了南方的轰动,殿听到唐帅耳里却是嗡嗡作响试的状元和探花,同时到陕西去了,一个出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延绥巡抚,一个出任延安府知府,这可是亘古未有的事情,还真的是奇怪了。

    七月三十日,杨廷枢抵达了延安府。

    郑勋睿已经收拾好一切,准备前往榆林镇了,其实他就在等候杨廷枢,郑家军的绝大部分军士,已经在郑锦宏的率领之下,提前出发前往榆林镇去了,留下妈白疼你了的五百将士,和郑勋睿一同出发,前往榆林镇。

    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两人终于再次见面了,不过见面的地点,是在肤施县。

    杨廷枢没有什么变化,大概是京城的生活很不错。

    “清扬,你变黑了,我可真的是没有想到啊。”

    “淮斗兄,这次真的是对不起你了,让你陪着我跳火坑啊。”

    “不要这样说,这一路上我仔细观察过了,山西境内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看样子流寇肆掠,很是厉害,可延安府境内很是祥和,到处都有生气,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一路走来,情况都很好啊,你可真的是厉害,不到一年的时间啊,这么大的变化,我不过是沾你的光,还要感谢你啊。”

    “千万不要感谢我,等你知道延安府面临的情况,怕是要骂死我了。”
    郑勋睿没有啰嗦,径直开始介绍只是还不知道具体缘由延安府面临的情况,他没有任何的隐瞒,说的非常直接,若是其他人到延安府来,他不会说的如此的详细。

    听完了情况,要跟我好好谈谈杨廷枢的脸色有些发白。

    “清扬,依照你的说法,这岂不是死路一条吗,能够维持到春节之后,还有几个月怎么办,难不成伸手找朝廷要救济啊。”

    “救济不可能有了,你也别抱幻想了,吴甡大人给的五万石粮食,就是全年的救济,多的根本没有。”

    “那岂不是不能够维持下去了,要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那就只有清理一部分的流民了,总比让延安府彻底乱了要好啊。”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到最后一刻,万万不要实施的唤来了乳白色的新生黎明,办法我来想,不能够让你刚到延安府,就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我给你说这么多,只是让你知道实际的情况,办法我已经有了,就看这几个月的效果了,要是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来,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清扬,我已经上任了,应该要履职的,不能够看着你忙碌,这样,我找到爷爷想想办法,近看没有绿色南直隶应该是能够支持一些的,至少拿出来一些粮食问题不是很大。”

    “嗯,这个想法不错,只要是粮食,能够讨到栉次鳞比多少是多少,吴甡大人调拨的五万石粮食,我全部都留给你了,不过玉蜀黍和甘薯,我全部都要带走,府衙的粮食,我一颗都不会带走的,全部都留给你,这些粮食,维持到来年的正月,没有一点问题的,接下来的缺口,我们共同来想办法。”

    杨廷枢点点头。

    “清扬,你到陕西也有一年时间了,应该要将家眷接过来了,老是一个人在这边,生活无人照顾啊。”

    “我也想啊,可目前不行啊,条件不成熟,你到延安府来,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去岁我来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艰苦啊,看见的百姓,脸色都是木然的,和活死人差不多,那个时候我等于是调到冰窟里面去了,现在的情况好了很多,只要坚持下去,不出两年的时间,延绥一定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清扬,我就知道你会照顾我的。”

    “不要太乐观了,这大半年的时间,就是关键时刻,要是能够熬过来,前途一片光明,要是不能够熬过去,你我都准备灰溜溜的回到京城去。”
    接下来,郑勋睿详细介绍了延安府州县的官吏,马祝葵、孙启萌、刘世杰、李攀龙都官员都是不错的,只是主动思考的能力差了一些,能力最强的是鄜州知州黄辉旭,其次就是绥德州知州罗昌洛和葭州知州李长顺了,毕竟是进士,学识还是强很多的。

    至于说巡检司明天不希望金凤这样侍候自己的情况,郑勋睿也详细介绍了,肤施县巡检司军士的素质是不错的,遇见紧急情况了,能够很好的应对,此外就是清涧县巡检司的力量很是不错,李攀龙五月被朝廷正式任命为清涧县知县以后,狠抓了巡检司的建设,让军士的力量逐渐强大起来。

    按照郑勋睿的安排,延安府重点防御的分为三块,神木和府谷为一块,保留了守备衙门在这小小的粮仓中一呆就是八年,清涧为一块,负责葭州、绥德、米脂和吴堡等地的协调防御,肤施县为一块,负责协调其他的地方,这样能够最大限度的节省开销。

    杨廷枢到来之后,这样的防御整形会做出一些调整,神木和府谷一块的防御将要撤销,榆林卫可以直接负责,而且能够涵盖葭州和米脂,如此延安府境内的防御,仅仅保留两个重点,那就是清涧县和肤施县,如此能够涵盖到所有的地方。

    郑勋睿和杨廷枢足**谈了一天的时间,介绍了所有的情况,杨廷枢的能力也是很强的,而且知道朝廷之中的很多事情,从南直隶也能够得到帮助,应该说这些对郑勋睿和延安府都是很有利的。

    翌日,郑勋睿离开了肤施县,前往榆林卫。

    杨廷枢送出去了很远,包括马祝葵、孙启萌和刘世杰等人,至于说沿途的延川、清涧、绥德、米脂等地的官吏,都是全部出州城或者县城相送的,郑勋睿在延安府一年左右的时间,让这里的面貌彻底改变,诸多的官吏是心服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