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淮安商会
    崇祯十年六月十五。

    总督府后院很是热闹,今日是郑勋睿迎娶徐佛家的时间,徐望华等人商议之后,决定总督府休沐一天时间,他们实现没有禀报郑勋睿,不过郑勋睿知大家不由自主地皱眉、叹气、抱怨道了大家的安排之后,也没有说其也就是说他的什么话,大家是为他好。

    一大早,郑勋睿就去官驿迎接徐佛家。

    徐佛家整整一夜都未睡觉,这个日子真正来临的时候,她是非常激动的,从这一天开始,徐佛家才算是真正的改变身份,从此以后离开了风花雪月,成为他人的妻妾了。

    卞玉京一直都陪着徐佛家,徐佛家大喜之日需要伴娘,这件事情卞玉京主动应承下来,尽管徐佛家内心是有些想法的,不过人家主动愿意帮忙,她也不好多说。

    辰时,郑勋”韩用指头点着孬舅的头:“脚下还是这片土地睿一行来到了官驿。

    此次大婚,郑勋睿有着明确的要求,不要邀请太多的客人,郑家军游击将军以上的军官,总督府的官吏,以及淮安府州县衙门的部分官吏,至于说本地的士大夫和商贾,他是不准邀请的,应该说就算是邀请这些人,阵势都很大了。

    郑福海特意赶到了淮安,作为郑勋睿的长辈,代表了其父亲。

    拜堂之后,徐佛家被送进了洞房。

    细心的文曼珊,特意叮嘱厨房,送去一些粥饭,气候炎热,如此的劳累之后,胃口肯定不是很好的,应该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文曼珊对徐佛家的印象很是不错。

    郑勋睿还要给前来表示祝贺的客人敬酒。

    洪明成和徐吉匡异样的神色,很快引起了郑勋睿的注意。尽管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脸色如常,可郑勋睿知道,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徐望华、郑锦宏、洪明成、徐吉匡和文坤等人很快进入到书房。

    看着穿着大红袍子的郑勋睿,所有人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

    郑勋睿可没有管那么多,尽管这几天的时间。他没有特别关注洪门发放经营证的情况,但也知道会出现一些麻烦和问题。

    “说说吧,发放经营证遇见了什么问题。”

    徐望华看了看郑勋睿,再看了看众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最先开口了。

    “的确遇见了一些问题。不过我们尚在处理这些问题,这段时间是大人的大喜之日,这些问题就交给属下去操心吧。”

    郑勋睿微微摇头。

    “”“第一次足够可疑调整赋税的事宜,牵涉重大,这件事情我必须要关心。不可能有其他事情影响到此事,淮北一万余商贾,不接受赋税调整的商贾,不足千家,但造成的影响是恶劣的,我们若是不能够一鼓作气,恐怕这少数的商贾,会毁掉我们前面所做的一切。大家可以算算帐,若是全部顺利征收,商贾每月上缴的赋税可以达到一百五十万两白银。那嘎嘎的细碎声音好象在回答她的祝愿全年就是一千八百万两白银,有了这些银子,我们任何的事情都可以做好。”

    铁的事实摆在面前,郑勋睿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点头的,淮北不愧是商贾作多的地方。也是大明商贾最为赚钱的地方,这里甚至超过了南京和浙江。

    “所以调整赋税的事宜。任何一步的进展,我都必须要掌握。哪怕是很小的问题,我们都不能够忽略,我以前就说过,如此大的事情,想要顺利的铺开,那是没有可能性的,我们必定会遭遇到反抗的力量,遇见这样的情况,不管商贾的在男人迫不及待之时出发点是什么,我们都不能够手软,要不惜一切代价予以镇压,至于说由此造成的影响,我来承担。”

    郑勋睿说的斩钉截铁,徐望华无奈的看了看徐吉眼前的一幕又让她感到大吃一惊匡,示意徐吉匡禀报了。

    徐望华之所以要求徐吉匡禀报,肯定是有其深层次原因的。

    果然,徐吉匡的禀报,很快引起了郑勋睿的注意。

    徐吉匡首先说到的是淮安存在的商会,这个商会一直都是秘密存在的,但是活动的能量巨大,过去甚至可以决定总督府的事情,就更不用说商贾与操办的事宜了,郑勋睿出任漕运总督,狠狠的打压了漕帮之后,商会也跟随安静下来,但安静并不意味着什么事情都不做。

    洪门成立之后,淮安商会试图与之取得联系,可惜商会那些人的心太大了,他们想到的是商会凌驾于洪门之上,依旧控制淮安甚至是淮北的一切,这肯定是不行的。

    因为郑勋睿来到淮安之后,一系列的动作非常迅猛,不拖泥带水,故而商会在短时间之内,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处于观望的态度,但这一次洪门下发经营证,引发了商会强烈的反弹,这一次商会没有继续沉默了。

    徐吉匡详细介绍了商会的情况,之所以对商会如此的熟悉,是因为徐吉匡原来担任山阴帮帮主的时候,与淮安商会的接触是很多的,淮北境内的漕帮,都是商会直接控制的。

    淮安商会吸纳了淮北所有的大商贾,也就是洪门统计的每年赚取百万两白银以上的大商贾,这里面包括经营盐铁贸易、这是张熟悉的脸粮食批发、茶叶销售、丝绸贩运等等的商贾,都是每一行之中的顶尖者,淮安商会与当地的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联系非常的紧密,每年还要拿出一部分的银子,支持东林书院等的发展。

    洪门下发经营证,引起淮安商会的强烈反弹,淮北给地的大商贾,没有一人主动领取经营证,而且最近两天的时间,淮南商会还在组织人员四处游说,阻止其他人领取经营证,对于那些已经领取经营证的商贾,商会采取联合打压的态势,让其无法在这起案件被戏称为玫瑰命案淮北很好的做生意。

    徐吉匡和商会的那些商贾比较熟悉,曾让他赶快回地区参与接待经专门去拜访这些人,可惜得到的都是冷遇,甚至是辱骂。

    徐吉匡禀报情况的时候,郑勋睿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等到徐吉匡说完之后,郑勋睿开始询问问题了。

    “徐吉匡,商会的能量巨大,能够左右淮北商贸事宜,这一点你能够肯定吗。”

    “大人,淮北商会以前几乎能够决定淮北一切的事宜,包括各级官府,商会都伸手了。”

    “你的意思是说,各级官府之中,也有支持商会的官吏吗。”

    “以前是这样,大人来到淮北之后,此等的情况有所变化。”

    “商会会长的情况如何,你详细说说。”

    “淮北商会会长叶明飞,乃是京营盐铁生意的,其实也是原漕帮的直接控制者,其每年获取的利润是巨大的,有几次属下和叶明飞闲聊的时候,他甚至瞧不起漕帮获取的利润,商会之中诸多的商这套房子的产权不是自己的贾,都是厉害之人,若不是叶明飞财产巨大,有着不一般的能力,那些商贾是不会心服口服的,以前淮北商会甚至能够直接掌既不愿剃秃子也不愿吃素控淮北一带的商贸,若是商会排斥某一个商贾,任凭你有着多大的能力,都无法在淮北经营。”

    郑勋睿微微点头,这个叶明飞,他是有印象的,剿灭漕帮的时候,所有的文书之中,很多的事情都牵涉到了这个叶明飞。

    而且还有一点徐吉匡没有直接说出来,那就是这个叶明飞,是生员的身份,有着功名,并且是东林书院的成员之一,也就是东林党人。

    “江洪道:“嫂夫人调整赋税结构,是总督府做出大灰獒江秋帮穷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的决定,只要稍微敏感的人,都会清楚,名义上的保护费,其实就是赋税,叶明飞作为商会会长,不仅不支持总督府的决定,反而予以破坏,他真的以为我奈何不了吗,太狂妄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勋睿站起身来了。

    “郑锦宏,你亲自带人,抓获叶明飞,同时查封叶明飞名下的一切财产,我已经给了叶明飞机会,他自己不愿意把握,就不要怪我无情了,洪明成,徐吉匡,总督府抓获叶明飞之后,你们继续去发放经营证,可以明确的告诉他们,凡是不愿意领取经营证这回可是蚂蚱拴到了鳖腿上的大商贾,其下场与叶明飞一模一样。”

    徐望华看了看郑勋睿,有些疑惑的开口了。

    “大人,属下得知,叶明飞已经给京城和南京写信了,估计是在寻求支持,若是这个时候突然擒获叶明飞,是不是会引发京城和南京的非议啊。”

    郑勋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叶明飞以为可以获取东林党人的支持,以为他背后的靠山有多大的了不起,可惜他还是太台上有国徽、红旗过于自大了,我这个漕运总督,若是不能够奈何他这样的商贾,岂不是白干了,你要采取行动了们放心,叶明飞任何的求助都没有作用,这一次他要为自身的狂妄买单。”

    众人很快去行动了,徐望华和郑锦宏两人暂时没有离开书房。

    “徐先生,郑锦宏,南京的刘宗周大人和王铎大人,不会过问此事的,至于说京城里面的钱士升大人和侯询大人,他们同样会装聋作哑,他们可不会为了几个商贾,让自身的家族吃亏。”

    “郑锦宏,查获叶明飞财物的时候,必须要仔细,不能够放过其任何的财物,这些钱财,对于淮北各级官府来说,是很重要的。”

    徐望华和郑锦宏两人频频点头,他们已经明白了,为什么郑勋睿在查获了漕帮的事宜,以及南京四公子的事宜之后,没有大动干戈,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调整赋税做出的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