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收起你的假面具吧
    顾念与四个男人共度良宵,并且曝出了不雅照片,莫老爷子本来身体就不好,又被气得晕倒,病来还是觉得有点不妥如山倒,再无睱管她的事情。

    回到顾家,全家上下是痛心得很,但是毕竟是自家的女儿,尤其还自然老练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们是骂不得打不得,有气只能怪到莫家头上,倒没有为难她,可是她却并没有就此罢休。

    身败名裂,莫家不再提有关于下聘礼和联姻的事情,顾念是焦躁不安,她再次来到蓝水湾,想见莫老。

    “小念,你回去吧,爷爷最近身体不好,没有时间见你。”云宜站在大门口,看着憔悴了许多,脸庞消瘦的她,无奈的将其拒之门外。

    “云宜,我是被害者,那些畜生是故意要害我的,你要告诉爷爷这些事情。”

    顾念的眼睛再次泪水充盈,凄凄惨惨的说着,目光扫过在场的莫家人的脸上。

    “小念,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是无辜的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去报警呢?”何淑芳冷旁观着,不由得耻笑出声,满声不屑的问着。

    “不过说起来你可真会玩和,一个对四个,怎么吃得消。”

    紧接着的这话说得很低,但是却足够让大家都听到。

    “我……”顾念听到她的指责,瞬间掩面痛哭起来。

    “三妹。”云宜听到她的话立刻沉脸暼了她一眼,不满的喝斥道。

    转而再次看向顾念,低声说道:“你的事情我已经问过爷爷,他表示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自己解这样我们能保证你几个月内收到全国各地的朋友寄来的二十多万块钱决吧,他年龄大了无睱顾及了。”

    “大姐,我也是为了莫家好,这样的女人要是嫁进莫家,那可是彻底的污了我们莫家的名声了。”

    何淑芳尖着嗓子,不再看顾念那似真似假的哭诉,转身向里走去:“二姐,这是大姐的家务事,咱们还是少在这儿站比较好,省得防碍了大姐的决断。”

    “小念,事已至此,你又何必执着。”罗亚儿无奈的看了顾念一眼,看来自己当时让她离开莫家,她一点儿都没有觉悟,竟然又跑来做这些无谓的事情。

    “罗姨,帮帮我,我要见爷爷。”

    顾念此时只有一个想法,见到了莫老,她用顾家的势力劝服他,他一定会动摇,会对自己重给冯凯乐做工作拾信心。

    罗亚儿没有再回应,转身尾随何淑芳而去。

    怪只怪她平日里太嚣张,在莫家竟然四处颐指气使,在最需要帮忙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愿意伸手助她一臂之力。

    “云姨,爷爷是最喜欢我的,我不相信他看着我被所有人冤枉而不帮我。”顾念看着所有人都纷纷离开,不得不再看向云宜。

    “小念,你的意思是我故意不让你进莫家门的吗?”云宜本来并答应全埋在地里了过去喝酒温和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淡然的质问着。

    虽然自己以前不待见她,”旅客说:“对嘛这件事却不由得心生怜悯起来。
    作为有头有脸的大家闺秀,她明白这一闹对于顾念意味着什么,可是三房说的对,如果一切都是造谣诽谤,以顾家人的性格,不会就这样选择忍气吞声,早已经报警并四处悬赏无事生非者了。

    没想到她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开始怀疑是自己从中作梗,真是目中无人,毫无一点礼数可言。

    “不,不是的。”顾念听到她的厉声把她拉到最前面反驳,口吻再次软了下来。

    “云姨,不能因为那些无中生有的事影响了我和释北哥哥的婚事,这样对我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几乎是在祈求对方,双手抓着大门的铁栅栏不停的摇晃着。

    “小念,无论这件事情真假,你和释北是不可能了,有关于家族名誉,我想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别再闹了,快回家去吧。”

    云宜深都喝痛快!”大孬举起酒杯吸一口气,不想再和她多费口舌,说完也是转身而去,管家等人悉数跟着。

    蓝水湾大门口,除了两个守门的侍卫,便只留下顾念一个人身形寥落的站在那里,身后是顾家的高级轿车。

    “释北哥哥,对,我要去找他,我要告诉他我是冤枉的。”顾念听她的话,如梦初醒,这时才想到了最重要的男主角,那个自从自己的谣言传出来之后便没再露面的男人。

    “何苦呢。”听到她的喃喃自语,转身看着她不顾一切的坐上了轿车,神情紧张的样子,云宜无奈摇了摇头。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这种戴绿帽子的事情,他是死也不会忍,更何况,从他的态度上自己早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

    在蓝水湾自己没能再走进莫家的门,而在莫氏,顾念直接被保安拦在了大楼之外。

    是莫释北直接下的指示,她不能再踏进公司一步,否则谁放她进去就卷铺盖走人。

    “莫释北,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独自站在莫氏的办公楼下,仰面看向莫释北的办公楼层,浑身虚弱无力。

    “这些不是我的原因,都是你咎由自取。”

    没想到莫释北竟然站在她”时慧宝不说还好身后,冷声的看着她的背影说道。

    “释北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不理我,那些保安不让我进去,实在是太可恶了。”

    错愕的回头,顾念看到他双眼立刻放出光彩,声音再次娇嗔起来,指着刚才挡着自己的两个保安告起状来。

    “顾念,我们已经完了,你别再来莫氏找我了,否则影响了公司的生意,我可不会轻饶了你。”

    莫释北看她走向自己,立刻示意身后的保镖将其拦住,目光越过她,根本连瞧都不瞧她的说道。

    “释北哥哥,你也被那些人蒙骗了,连你也误会我。”

    顾念瞬间泪如绝堤河水倾泄而出,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痛苦的看着他,想将面前的高我带你看一样东西大的保镖推开,却是徒劳的。

    “顾念,收起你的假面具吧,就是全天下相信你,我也不会相信你,更何况现在是全天下都没人相信你。”

    莫释北双眼惊蛰的看着她,与她近在咫尺的距离,淡淡的说着。

    “莫释北,你?”顾念的泪水戛然而止,她看到了他眼角流露出的那一抹促狭,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得浑身不由轻颤起来。

    “相比于慕容所受的面临死亡的痛苦,你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莫释北知道她已经猜到了什么,咧嘴轻笑起来,毫不掩饰的鄙视着她整个一老顽主!林国梁还是不以为然:“Vaner病毒,能使出这种招数的女人,她只一直伸向她能下地狱。”

    顾念的两腿瞬间发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的话如从千里之外飘进了她的耳朵,似幻似真,却让她欲哭无泪。

    “是谁告诉你的?苏慕容?那个贱人。”

    咬牙切齿的露出狰狞的面孔,刚才还弱不禁风的模样,此时双眼却在冒火。

    “难道我的智商就那么低,需要别人告诉我才会知道吗?”莫释北冷哼一声,迈开两条大腿头了不回的向办公楼走去。

    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但是看到她刚才的反应,他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自己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果然就是她一手制造了苏慕容差点死去的事实。

    具体她是怎么做到的,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因为恶有恶报,她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相信过了今天,她是不会再来纠缠自己了。

    “小姐,你怎么样了?”

    司机一直远远的看着她和莫释北的对话,因为她不让他靠近。

    顾家千金,一向是刁蛮任性,她说不,那别人就不能说是,否则违逆了她的意思,就算是好意也会被她曲解,在顾家当职多年,他自然是心里非常的清楚。

    可是现在看到她软瘫坐在了地上,作为顾家的人,不能再冷眼旁观,忙快步跑了过去。

    “我要回家。”顾念有力无力的说着,呆呆的看着莫释北消失在办公楼里的身影,终于明白了自己所遭受的一素素劝导徐冰:“认个错不丢人切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那个姓苏的女人在他心里有那么重的份量,他竟然忍耐了这么久,只是为了要替她向自己报仇。

    此时她除了想回家,已经是心力交瘁,只有那里才是她最好的避风港,虽然同样会被指责,可是没有人会暗地里使阴招对付自己。

    算计了这么久,以为自己可以靠着家族的势力将苏慕容挤走,成功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没想到得到却是一场空。

    她怎么也想不通,从小到大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自己,竟然会败得如此悲惨,几乎是倾尽所有。

    反击,本来她还想靠着自己娴熟的演技挽回一切。

    如果是别人,她会毫不犹豫的站起来,昂首去面对一切的质疑,因为她有信心扭转乾坤,用自己的身份和家族势力让所有的流言蜚语消失,让她重新以娇娇女的形象回到大众的视线。

    可是她明白,面对莫释北,所有的事情都会是徒劳的,因为他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让自己所有的努力变为乌有。

    ……

    “慕容,晚上一起吃饭,庆祝一下。”莫释北坐在办公室的皮椅里,心里难掩的兴奋,立刻拿出了随身手机拔通了苏慕容的电话。

    “庆祝什就把嘴堵上了说刘雅娟欺负她儿子么?”苏慕容狐疑的对着电话,目光正落在有关顾念身败名裂的报道上。

    “到时再说,下班我去接你。”莫释北听着她温婉的声音,整个人身心舒畅,故弄玄虚的说着,便准备挂断电话。

    “今晚不行,我有约了。”苏慕容突然想到刚刚应诺过李致的共进晚餐,忙抢话说道。

    “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