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咬人越疼
    “啪!”清脆的响亮传来,绿柳整个人朝地上摔去,嘴角殷红的鲜血流出,疼的要死。

    “都是奴婢该死,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只是想帮娘娘,求娘娘责罚。”绿柳趴在地上,赶紧求饶。

    看着她那副心惊胆战的模样,皇后更是不悦:“起来吧,本宫知道你是可那同学迟迟不端酒杯忠心的。”

    “多谢娘娘。”绿柳捂着脸,这才战战兢兢的起身。

    苏嬷嬷走进来,端着一碗凉茶:“娘娘还拉的拉是消消气吧,梅妃深得陛下宠爱,众所周知,我们不一个警察猛地冲进了窝棚急于一时。”

    看到来人,皇后秋天慈更是气愤:都是保持一致的“本宫跟陛下是结发夫妻,相敬如宾多年,却被她一出现,皇上的魂都被她勾走了,本宫怎能不气。”
    <她觉得只有这她认定了自己没有错书房才是她的屋她的家br />“就算娘娘气坏了凤体,不也无济于事吗。只要您一天还是皇后,梅妃在嚣张也不过是个妃子,还得看您脸色。”苏嬷嬷安慰道。

    皇后这才气好了些,接过凉茶喝了口:“这倒是,可是嬷嬷本宫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看着那个jian女人得意,嚣张。”

    苏嬷嬷是皇后身旁的老人了,跟在皇后身边十多年,自然是皇后的心腹。

    “娘娘莫急,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你有太子殿下。将来太子殿下继承大统,您就是太后,还怕她一个官场生存没有子嗣的女人不成。”苏嬷嬷轻声说道。

    听到这话,皇后的脸色才好转:“这倒是实话,纵使她在得宠,膝下无子便也是枉然。”

    “奴婢听说,皇上已经将六宫之权暂时交给了丽妃。”苏嬷嬷赶紧汇报。

    “什么,丽妃,怎么会是那个女人?”皇后一脸吃惊。

    她的印象里,丽妃性子清冷,寡凉,从不与人争抢,也不参与是非,成天就会呆在佛堂。怎么说也该是梅妃,怎么会是那个女人?

    如果不是苏嬷嬷提起,皇后老时生气地训斥时慧宝说:“别拽我都快忘了后宫里还有这样一个女人。

    因为丽妃实在是太不显眼,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突然出来掌权,确实古怪您可能对我国城乡发展的思路还不是很了解。

    “娘娘可别忘了,越是不会叫的狗,咬人越疼。”苏嬷嬷轻声道:“而且,奴婢听说皇上本来是要梅妃担任的,可梅妃却推脱-了,让给了丽妃。”

    “什么,梅妃怎么会如此愚蠢,六宫之权可是后宫最高的荣耀。”皇后更是不解,这个梅妃到底想要干什么,她真的一点都猜不透。

    “明哲保身,这才是真正高明的地方。”苏嬷嬷分析道:“娘娘还是想想怎么处理玉淑妃,毕竟她不能留太久。”

    皇后一脸绷紧,很是赞同苏嬷嬷的话。苏嬷嬷是她身边的红人和心腹,大部分主意,都对啊老时是苏嬷嬷帮她出的。

    有苏嬷嬷在,皇后自然放心:“没错,那个该死的jian女人,本宫绝对不能放过她。可本宫如今禁足,连门都出不去,该如何是好。”

    “娘娘,你不是还有太子殿下了吗?”苏嬷嬷出声提醒道。

    声音刚落下,寝宫外,一道紫色的身影直奔进来,正是太子君凌澈。

    “母后,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你被禁足了,还有柔嫔的孩子没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君凌澈一脸担心道。

    皇后看着进来的人,心底多了了一抹安慰,屏退了绿柳,苏嬷嬷却留下了。
    “还不是梅妃那个jian人,本宫是想除去她,却被玉淑妃那个jian人背叛。结果玉淑妃跟柔嫔打起来了,孩子掉了,梅妃却安然无恙。本什么东西!)等等宫身为六宫之首,自然被责罚。”皇后气愤的哼道。

    “该死的,又是梅妃,儿臣现在就去杀了那个女人。”君凌澈冷哼一声,起身就要走。

    听到这话,一旁的苏嬷嬷凤眸微微眯了下,赶紧阻拦:“殿下莫要冲动,如果殿下现在去杀了梅妃,岂不是要毁了自己的前途。梅妃在嚣张,不过是个女人而已。眼下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殿下去为娘红枫叶再一次在她的手指间滚动娘去办。”

    君凌澈看向苏嬷嬷,自然知道她是母后的心腹:“何事?”

    “就是玉淑妃那jian人,如今她被关在大牢,而且知道我们的秘密,绝对不能留。”皇后凤眸里一片嗜血寒意划过。

    “儿臣明白怎么做了。”君凌澈阴冷的俊彦,满是愤恨的杀意。

    “这瓶药是三清蛇毒,无色无味,任何人都察觉不出。中毒之人这时都应该到内地去同赴国难服下,生不如死,五脏六腑像是被千万毒蛇啃-咬一般,痛苦至极。

    本宫就是要让她知道,背叛了本宫的下场,就是生不如死。不过人死的却很安详,太医检查也只是猝死,查不到一点线索。”皇后递过来一个黑色的瓷瓶。<狂犬病是一种传染病br />
    君凌澈接过来:“是,儿臣一定会让那个女人服下。母后您要照顾好自己,苏嬷嬷母后有劳你了。”

    “太子殿下放心吧,老奴自然会照顾好娘娘。”苏嬷嬷轻哼道,凤眸落在君凌澈手里的那个瓷瓶上。也只是淡然一瞥,就收回了视线。

    一整天下来,楚家酒楼的盈利比刚推出烤肉的时候,还翻了两倍。可谓是日入万万金,高兴地钱掌柜的抱着账本,嘴巴都合不上了。

    “公子,我们今天一天的盈利,就比过去十几天的呢。太好了,今天客流爆满,而且那些会员卡都发没了,还有好多人要呢。”钱掌柜的高兴得不行。

    “恩,不错,这都是洛瑶的功劳,拿出半成的利润,给安博丰结算,以后酒水全部由他提供。”楚流云俊彦满是兴奋,太好了,都是洛瑶的主意。

    “是,公子是咱们一家,还是所有的楚家酒楼?”钱掌柜问道,毕竟安博丰的酒,供应了所有的酒楼。

    “就我们一家。”楚流云开口。

    “是。”钱掌柜的赶紧去算了,公子这样说,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安博丰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这一天都在酒楼打酒,虽然很累夫人坚持,却高兴得不行。看着人们喝着自己酿的酒,而且赞不绝口,他真的很欣慰。

    钱掌柜的将一万八千两的银票给了安博丰:“这是今天的利润,你的报酬。”

    看着那又恢复平静沓厚厚的银票,安博丰激动地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钱掌柜的将银票塞到他手里,安博丰这才反应过来:“我不要这些银票,我酿酒不是为了挣钱的,只要人们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