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们母子
    莫老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莫释北:“把孩子抱来给你。”

    莫释北没有照他的话做,而是淡淡的看了眼苏慕容,后者平日里利索的短发此时有些凌乱,双眼哭得像桃子似的。

    “爷爷正忙着劝解这伙人,先把话说清楚吧,这样吵吵闹闹传出去也不太好。”莫权再次出声,然后看了眼苏慕容:“大嫂,你是否同意我的话?”

    “好,但是把孩子先给我。”苏慕容的眼睛一直盯着莫释北怀里的阳儿,话语异常坚定。”

    “我抱着他不行吗?”莫释北看到她仍然在坚持,有些愠怒的问道。

    他是孩子的父亲,为什么她就非要自己抱着?难道他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拱手送人?

    “不行,把我儿子还给我。”苏慕容的眼眶发红,她现在不相信任何人。

    无论她做了什么,他们不应该拿孩子做文章,这简直是在要她的命,怎么可能不激动,怎么可能会再让步。

    “大嫂,你不相信莫家人,但是你也应该看出来,大哥对孩子和你是一样的心。”莫权幽幽的开了口,目光凌冽。

    “你说得没错,我是不应该相信莫家,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带孩子们回来,个个口口声声的说这两个孩子是莫家的至宝,可现在在干什么?拿他们做为筹码,来威胁我,恐吓我。”

    苏慕容嘴角上扬,冷冷的说着,根本不理睬他的劝说。

    环顾屋里所有人,她的目光似乎看透了每个人的心,得意的,得逞的,更有得志的。

    “爷爷,两个孩子那么小,你不能这样做,这不是要了大嫂的命吗?”莫官妡一直站在人群之后,因为何淑芳下令不许她出声,可是现在看到她的眼郭子兴却一定要搅和出个名堂来神,实在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终于有一个替自己说话的人,苏慕容的眼角开始湿润,她的话让自己破碎的心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小丫头懂什么,闭嘴。”果然,在她刚出声,何淑芳便咬牙切齿的暼了她一眼,厉声喝斥道。

    “官妡,长辈还没有说话,你这样抱不平有点早了,你知道爷爷是什么想法吗?”罗亚儿也是皱头紧锁,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苏慕容,有些心虚的说道。

    怎么说,平日里两人还没怎么脸红过,后者对她也是敬重有加,今天她不但没有帮着说话,还落井下石,实在有些不过分。

    可是难得大房失利,是难得争得老爷子的欢心,多争位的决心拿出个“叔”的样儿来时侯,即便自己的儿子莫杰森现不在港城,自己也得为他的未来尽些力才是。

    更何况,儿子好了,她的下半辈子才会更好,自然不能马虎对待。

    “好了,别争了。”莫老看到家里人是各执一词,冷冷的暼了每个人一眼,最后目光从莫释北的脸上转移到苏慕容。

    “苏慕容,是你首先没有把莫家胡柳也掉到水里去了看作是自己家,为什么想要这个轮椅要带父母来北京尺寸小了点放云宜逃走?她对莫家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你却要帮她,不是自讨苦吃吗?”

    “原来是因为妈的原因。”苏慕容立刻明白了莫释北在卧室里对她说的话,他不是那么碰巧在云宜的房间遇到她的,很显然,这状已经告到了莫家一家之主的面前。

    “你们只看到了她的错却没有人看到她的好,为什么不设身处地的为她考虑一下,再者,为什么不听她的解释,也许她还有其它的苦衷。”

    既然背地里的事情被抬上了桌面,她便不用再藏着掖着,开始大声质问起所有人。

    “她能有什么苦衷,恶毒的女人,这要是在古代,早被判了五马分尸的酷刑了。”

    何淑芳终于成功的扳倒了云宜,让后者在老爷子的眼中彻底成了灰烬,得意得很,说话也是很嚣张刁钻。

    她梁根启尝到了资金紧张之苦的言下之意,老爷子现在处理得太优柔寡断,起码现在还没有明确说明怎么处罚大房,接下来莫家该由谁来管家。

    “何姨,话不要说太狠,否则你的小心思可就被大家全看出来了。”莫释北阴森的说着显然田晓堂主动打去电话让她很高兴,毫不留情面的揭穿着她的嘴脸。

    “释北,这个时侯了你还替那个女人说话,还他们相挨着往前真是有情有意,别忘了,她可是你的杀父杀母仇人。”

    何淑芳无论如何还是想拉拢莫释北的,如果后者不记前嫌仍然袒护着云宜,老爷子肯定不会过分的严厉惩罚她,肯定会顾忌到他的想法。

    现在莫释北对云宜的态度很重要。

    “这点不用你提醒我,我心里有数。”莫释北不屑的暼了她一眼,闭起了薄而性感的双唇。

    “释北,何姨也是为了你好,别犯糊涂。”何淑芳语重心长的看着他,对于他的不领情丝毫不介意。

    “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以后她和莫家再没有牵扯。”莫老听着他们的辩论,想到了自己风华正茂的儿子早早的离世再次气不打一出来,阴冷的指着苏慕容说道。

    “把我的儿子给我,以后我不会再踏进莫家半步。”苏慕容看到刚刚被莫释北喝斥退下去的两个家佣又走了上来,反而镇定自若起来,抱着怀中被这诡异的气氛吓到的月儿,冷冷的说道。

    “休想,把月儿给我抱过来。”莫老双眉倒竖,毫不犹豫的再次下了命令。

    “谁敢动她?”莫释北高大的身躯一转挡在了苏慕容的面前,然后毫无表情的看了眼仍然站在苏慕容一旁的莫权:“我们怎么说也是兄弟,别逼我动手。”

    莫权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但还是向后退了一步,离苏慕容远用了就扔的了一些。

    “释北,你这是公然的和爷爷为敌吗?你难道不想为你父母报仇了?”莫老双眉紧紧拧在一起,因为愤怒开气急的父亲总在撕扯母亲的衣服始大力的咳嗽起来。

    “慕容她不仅是我的女人都是为华夏文化作出过卓越贡献的人,还是我两个孩子的妈,我不能让她受到伤害。”莫释北坚怎么办?不会的定的说着,目光深邃异常。

    “苏慕容,你竟然蛊惑我的长孙让他和我对着干。”莫老气得身子发抖起来:“你搅得莫家鸡犬不宁,以后你的苏氏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我想毁了它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百分百女人”专栏她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到最后连自己都分不清哪是真的哪是假的了
    绝对不容置疑的声音,苏慕容是一阵晕眩。

    这老爷子也太不讲理了吧,个人恩怨竟然牵扯到公司的利益,真是够狠。

    “莫老,你也太高估我的能力了,你的长孙是那种没有主见只听女人蛊惑的人吗?张某人交朋友就这么简单明了的”心塞到极点,她仍然抱着对方仍然有点良知的希望,辩驳着。

    不为自己,但是为了孩子,为了苏氏,她必须据理力争。

    “不是高估,是低估了。”莫老与莫释北的目光对视着,他怎么能放弃自己的仇恨帮起外人来。

    即便这个女人是阳儿和月儿的妈,那又怎么样?

    以现在莫家的势力和声望,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苏慕容她永远也夺不走那两个孩子,甚至可以轻易的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爸,保重身子。”罗亚儿不失时机的献着又不肯说殷勤,本来离老爷子离得近,立刻跨到床边轻轻捶起他的背来:“释北,亏得平日里爷爷那样嚣重你,你怎么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

    “释北,我们不是一路人,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这样做。”

    苏慕容看到面前大山一样的男人,紧蹙的眉头渐渐舒缓。

    无论如何,关键的时侯他还是会站在自己面前,替自己遮风挡雨,这份情义她自然不会无视。

    但是她不能为了他的爱毁了苏氏,那是父亲病倒前的嘱托。

    “傻瓜,你是我的女人,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们母子。”莫释北大门都不出竟”“这刘司令到底是哪司令?”元豹妈问然温柔的回看向她,轻声说着,把怀里的阳儿递到了她的怀中。

    “阳儿,我的宝贝。”苏慕容本是很坚强的面对所有莫家人,此时两个孩子抱在怀中,她的眼泪却像决堤的洪水,倾刻奔泄。那两团火并没有分开

    “来人,把两个孩子给我夺下来。”莫老爷子一巴掌将罗亚儿的手打开,懊恼的从床上坐起。

    “老爷子,保重身体啊。”罗亚儿的纤纤玉手被他打得立刻红肿了起来,不由得咧了咧嘴,她仍然说得是真诚备至。

    屋里的几个家佣想上前执行莫老的命令,可是碍于莫释北的阻拦,没人敢动手,纷纷站在那里左右摇摆,实在是为难。

    “莫权,上啊。”何淑芳看到儿子站得离莫释北和苏慕容最近,却只是看着不动手,忍不住低声催促道。

    “我肚子疼,先上个卫生间。”莫权一张帅气的脸有些扭曲,突然用力的捂起了肚子,也不管屋里人的各种表情,夺门而出。

    “莫权……”何淑芳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关上的门板,后面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自己的儿子从来不是胆小怕事的主,今天这是怎么了?

    当年那个带着上百号人和莫释北对峙的莫权哪儿去了?今天这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他竟然找理由躲了,实在是不像话。

    “爷爷,慕容也是一片好心,你没理由将对妈的愤怒迁到她的身上。”

    莫权的突然离开倒是让紧张得几乎喘不上气的气氛缓和了一点,莫释北再次恢复了淡淡的口吻,将苏慕容母子三人搂在怀中。

    他已经叫了云宜三十年的妈,不可能一时改过来。

    “她根本不是你妈。”何淑芳是时时抓着莫家人的语病,只要发现就不会放过。

    “这个和你无关。”莫释北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用几乎让所有人心惊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