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妄的代价(4)
    雪花的飘落,让杜度更加的兴奋,在大雪之中作战,让他有了异常熟悉的味道,长期生活在北方,杜度对气候还是有些了解的,连续几天的北风,说明有一场大雪,不要看眼前飘落的雪花还显得纷纷扬扬,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味道,等到大雪来临的时间,天地之间都陷入到一片白色之中,那时候大雪的威力才真正体现出来。

    杜度不是很喜欢下雪的气候,北方实在是太严寒了,要说皇太极在沈阳定都之后,情况还在当时稍微好一些,当年满八旗的将士在辽河上游一带活动的时候,那才真的叫做天寒地冻,最冷的时候,吐出来的唾沫,瞬间都能够成为冰球。

    杜度记得很清楚,自己还小的时候,记得父亲褚英曾经处置过一名军士,因为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但他亲眼看见那名身体强健的军士,赤膊站在冰天雪地里面一个时辰,硬生生的挺过来,没有当即冻死,最终却因为身体发热,难过至极,抓破了全身死亡,那样的情形是非常惨烈的,杜度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褚英一生跟随努尔哈赤征伐,养成了勇猛和暴躁的性格,其见惯了厮杀,性格变得残暴,且心胸狭隘,这些性格或多或少影响了年幼的杜度,尽管后来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可杜度性格急躁的一面,还是沿袭了他的父亲玛德莱娜很不自在褚英。

    因为遭受到太多的白眼,也因为遭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杜度的性格之中,也有扭曲的部分,只要上战场,他就如同一头嗜血的饿狼。一定要将对手撕得粉碎,连骨头带皮全部都吞下去,在杜度看来。只有这样做才能够展现自身的勇猛,也才能够真正的保护自身。

    所以在队伍最前面带路的梅勒章京前来禀报。说是雪花飘落,大军是不是可以减缓行程,只要明日卯时能够展开对保定府城的进攻就可以了,却遭受到杜度毫不留情的训斥,要知道梅勒章京在呆了片刻满八旗之中地位是不一般的,很多时候旗主都不会直接训斥。

    杜度对领队的梅勒章京的不满,没有丝毫的掩饰,他亲自冲到队伍的最前面。带领大军快速前进,周围的亲兵也是忙不迭的跟在杜度的身边,要是这位贝勒爷出现什么问题,他们这些亲兵就只有殉葬的份了。

    因为杜度的带头,也因为杜度毫不留情的训斥了带队的梅勒章京,让大军变得肃穆起来,他们提醒自身要注意,必须跟上大军的行军速度,若是掉队了,不仅仅是遭受到训斥那么简单。更为成为他人说笑的资本,成为一辈子的耻辱。

    其实杜度的要求太高了,也难怪带队的梅勒章京要求减缓行军的速度。

    卯时出发。接近午时的时候,大军居然行军近百里地,这样的速度实在是少见。

    一直到午时,杜度才同意歇息半个时辰的时间,期间要吃饭,要喂马,军士也要稍微做一些调整,高强度的行军,对军士的要求非常高。体力的消耗也是很大的。

    申时,大军距离保定府城仅仅三十里地了。

    杜度终于停下来了。他毕竟是大军的统帅,需要做出相应的安排部署。

    但杜度不准备做长时间的停留。他很清楚,这个时候歇息对于大军的伤害是巨大的,所有的军士都是憋足了劲行军,凭着一股气在坚持,所谓气可鼓不可泄,一旦歇息的时间长了,精气神松懈了,大军就只能够原地歇息了。

    所以杜度下达了命令,所有军士都不准下马,原地待命。

    这个被我的丈夫曹丕赐死在邺城时候,雪下的不是很大,只不关系就是铺路石过雪花密集了一些,杜度简单看了一下地图,大致计算了一下时间,他估计大军酉时可以抵达保定府城,同时展开进攻。

    看来决定翌日进攻没有必要了。

    杜度迅速和围过来的诸多梅勒章京交换了意见,告诉他们大军在酉时到戌时之间发动进攻,那个时间天色尚未完全黑下来,若是能够在这个时间段拿下保定府城,所有的将士就能够在府城歇息了。

    杜度的命令,所有人都要服从,就算是内心不满也要服从。

    一刻钟之后,大军开始继续前进,只不过此刻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这是骑兵作战的规矩,厮杀来临之前,需要一段最初出入这里时没有引起阿萍的注因为纪念章一般都是大量发送的意时间稍微的调解体力,不可过度的透支体力,免得在厮杀的时候体力不济。

    当然杜度也佟星又吼不是特别的着急,保定府所辖的这些城池,都能够轻而易举就拿下来,他率领大军进攻涞水城的时候,守卫的明军和官吏悉数都逃走了,大军直接就进入了城池,易州的军士虽然也抵抗了一下,不过在满八旗的箭雨面前,所谓的抵抗就好比是游戏,稀里哗啦就垮下来了,大军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伤亡,就进入了城池。

    保定虽然是府城,不过守卫的明军不可能强悍,在满八旗的勇士面前,还没有强悍的明军,杜度同样相信大军能毛万里再想坐下去够一鼓作气的拿下。

    令杜度不满意的事情也是有的,那就是率领第二路大军的孔有德,一整天的时间过去了,都看得出没有任何的消息,按照杜度的要求,孔有德每日都是要禀报战况的。

    杜度认为这种情形的出现,是大不敬的表现,他奇怪的是,为什么派遣的五十名满八旗的军士,也没有禀报任何的消息,难不成孔有德麾下的汉军,行军的速度太慢了,尚未抵达高阳美古顺从的将小包放到枕边县城,故而没有什么值得禀报的事宜,这样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杜度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尽管说汉军的战斗力不能够和满八旗比较,但相对于明军来没容分说就给秦西岳扇了一个嘴巴!这一嘴巴扇的说,是强太多的,相信保定府所有的城池之内,没有明军可以抵挡孔有德的进攻。

    距离保定府城只有三十里地,斥候当然是要派遣出去了,作战厮杀的规矩杜度还是要遵守的,他派出了两百斥候,沿路侦查,禀报所有侦查到的情报,斥候距离大军不超过五里地的距离,以便于随时禀报情况。

    申时二刻,侦查的斥候急匆匆的来到了杜度的身边。

    “报,前方一处名为七里坪的集镇上面,发现了大量的明军。”

    杜度看着斥候,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有些不相信斥候所禀报的情报,保定府哪里来的大杵在这儿干吗?”乘务员b:“先生规模的明军,难道是从天上飞下来的。

    “情况可否准确。”

    杜度的话语很冷,不过禀报的斥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的确在七里从各方面反馈的消息来看坪发现了大股的明军,具体人数应该在万人以内,七里坪距离此地五里地左右,属下未敢靠近观察,免得暴露了行踪,属下远远查看,发现明军手持火绳枪,正严阵以待。。。”

    杜度瞪大了眼睛,盯着斥候,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谎报军情会遭受什么处罚,你应该知道。”

    也难怪杜度说出来这样的话看得出来李蕴琳当下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语,若是明军手持火绳枪,那等于是找死,火绳枪在为什么啊?赵老歪问雨雪天气之下是无法发射的,就和烧火棍差不多,明军的指挥官不会愚蠢到如此的地步,以无法发射的火绳枪来应对满八旗的大军。

    斥候身体虽然微微颤抖,可还是开口回答了。

    “属下不敢在大帅面前狂言,属下的确在七里坪发现了明军,属下也感觉到奇怪。”

    看着斥候固执的神情警察虽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杜度微微点头,看样子是不会有假了,不过为什加紧劝:“这种男人离一百次婚都不多么会出现明军,这林若楠裹着一件厚实的深蓝风衣些明军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难道是增援保定府的明军,为什么这些明军会清一色的使用火绳枪,明明天上在飘着密密麻麻的雪花。

    稍稍思索之后,杜度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也许这些明军早就在七里坪等候了,不知道老天突然会下雪,也许这些明军已经准备撤离到保定府城去了,斥候发现他们的时候,正是他们准备撤离的时候。

    不管这些明军从什么地方来的,要是让这么多的明军进入到保定府城,那接下来进攻府城的战斗,就会变得艰难很多,大军也许会付出不少的伤亡。

    很快,杜度下达了命令。

    “斥候再次去侦查,时刻禀报情况,命令大军加快步伐,必须全歼这股明军,不能够让他们进入到保定府城,七里坪距离保定府城有七里地的距离,此地距离七里坪只有五里地,就算是这股明军想着撤离到保定府城,他们也没有机会了。”

    斥候迅速转身离去。

    杜度对着身边的一名梅勒章京开口了。

    “你率领两千将士,用最快的速度赶赴七里坪,必须要缠住这股明军,不管他们逃到什么地方,都要将他们全部歼灭,记住,绝不能够让他们逃到保定府城去,若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军法从事,本帅带领大军随后赶到。”

    杜度的眼神再次变得残酷,想不到在这里能够遇见大股的明军,难道这些明军是专门守卫保定府城的,可为什么没有守在城池之内,却来到了七里坪。

    杜度已经来不及做细致的考虑了,他的狂妄和自信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居然只是派遣两人八旗军士前去厮杀。

    就在大军开拔的时候,又一拨的斥候前来禀报,的确在七里坪发现了大股的明军,也的确是手持火绳枪。

    情报得到证实,杜度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