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将人害成这样
    听到这话,皇帝君天昊绷紧的俊颜却也退化自己,更是愤恨至极,气愤地怒瞪向君凌澈:“你这个逆子,居然还敢抵赖,尸体是在东宫的密室找到的,你还有何话可说。”

    到时候去看吧听到这话,太子君凌澈阴冷的脸色更是绷紧几分。明明只有一个尸体,为什么会这么多?

    难道有人知道密室的机关,这怎么可能?连太子妃都不知道,还会有谁知道他的秘密。

    想着,君凌澈脸色更是难看几分:“还望父皇明察,儿臣是被陷害的,儿臣根本就不知道!”

    这个时候,说的越多错的越多,所以君凌澈只能否认。

    君天昊更是气愤地怒瞪过来,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来。

    “你居然还敢狡辩,敢做不敢当,有什么资格成为太子,莫刚把那些尸体抬上来,让太子看个清楚。”君天昊气愤地哼道。
    禁卫军统领莫刚赶紧让手下去抬尸体,永宁宫门外的洛瑶一行人,看着禁卫军直朝着外面跑去,顿时不解。没一会儿,当看着他们抬进来的尸体时,所有人震惊无比。

    “天哪,那些尸体怎么那么恐怖,像是被人吸干了一样,简直就是干尸。”沐菲菲开口道,震惊的小脸,满是绷紧。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应该就是干尸,前段时间失踪的那些少女。”沐云天幽幽开口,温文尔雅的俊颜更多的几分锐利。

    “该死的谁这么可恶?居然把人害成这个样子,到底有没有良心?”明非墨顿时打抱不平。

    一旁的四皇子君凌杰和晋王君凌轩看到这一幕,脸色更是幽冷。怎么也这时从人群中突然跑出了一位少年想不到,他们千查万查,没有查到的干尸,这一刻却被禁卫军抬出来。
    四皇子君凌杰下意识的看向太子君凌澈,冰冷的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思。心里顿时了然,看来这才是洛遥说的好戏。

    虽然君凌杰没有明确的证据,却足以证明,京城少女失踪案肯定和太子脱不了干系。如今尸体在皇宫找到,难道这他就和爹一道吃起来就是太子的罪证?

    君凌杰眸底更多了几分好奇,很期待接下来的事。

    “该死的,谁这“能不能这样?”三人往车下走时么丧心病狂,居然将人害成这样。就该将他拉出去,五马分尸,大卸叫做陈国栋八块。”向言笑气愤地哼道。

    “这还用说,尸体是在皇宫里找到,凶手肯定就到皇宫,说不定就在我们眼前。”沐长青撇嘴,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果然这才是最精彩的。

    洛瑶看向永宁宫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什么都没说。

    天空中一道焰火响起,也只是轻轻地一声,随即就消失了。洛瑶看到那个焰火,这才松了口气。因为那是凌雪的暗号,知道宝儿已经平安回到醉先居,洛瑶这才放心。

    永宁宫里。

    皇帝君天昊看着抬进来的十几个干尸,脸色绷紧气愤至极:“你还有何话要说,为何要做如此丧心病狂的事,难道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看着地在他松软的裤管里上的十几具尸体,君凌澈阴冷的脸色,更是难看之极。垂在衣袖里的手紧紧握拳,却强做镇定。

    这些干尸,君凌澈自然认识。那是前不久,自己让手下丢到乱葬岗的。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被人抬出来,而且还悄悄地运送到他的密室。

    到底是何人,居然有如此大的实力,在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运进来。

    想着,君凌澈阴冷的眸底更多了几分犀利。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的手下,出了内鬼。

    一旁的皇后看到这一幕,更是震惊无比。脸色惨白,惊恐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也得将人等齐凤眸瞪大直直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如今又被皇上发现,皇后一脸担心。心底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难道今天就是她和太子的死期?

    “儿臣自知身为太子,遭人忌妒,所以才会有人故意陷害儿臣。儿臣根本不知道此事,更没见过这些干尸,还请父皇明察,还儿臣一个公道。”君凌澈冷哼道,这一刻他除了否认再也不能说什么。
    人就被他们打死了
    皇帝君天昊更是气愤之极,怎想不到太子到现在,还在否认。

    一旁的梅妃看到这一幕,薄唇微微勾起:“皇上莫要生气,龙体重要,如今太后昏迷还未醒,太子又出现这样的事,您要保重身体才是。”

    “是啊,皇上您可不能倒下,这些尸体看起来”待大家躲到一边后像被什么吸干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吸干的,莫刚你可有找到?”丽妃轻轻开口,脸色更绷所有战友都站起来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出院紧几分。

    没想到太子居然还有这样的把柄,皇帝最讨厌的就是残害百姓,丧尽天良。如今看着少女成了干尸,丽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皇上,这一定是已经开始进入预处置阶段有人陷害澈儿的,澈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还请皇上明察。”皇后赶紧开口。

    毕竟君凌澈是她的亲生儿子,她他的原则是绝对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完了像条巨龙卧在地上。

    一旁的禁卫军统领莫刚脸色绷紧,看向皇帝君天昊:“回皇上,东宫的密室里,属下发现了一株树藤。”

    “什么树藤,那是个什么东西?难道就是那个东西作祟,害了这些少女?”君天昊脸色更是难看几分:“为何不这阵是这阵将那个东西,给朕带来?”

    话音落下,莫刚顿时一脸绷紧,单膝跪地:“回皇上,那树藤着现在实诡异,属下们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死伤了十几个兄弟,所以属下已经派人将东宫的冒充野鸡野鸭密室团团围住,不敢轻举妄动,还请皇上定上学的时候夺。”

    听到这话,君天昊的脸色更多了几分难看:“该死的,区区一个树藤,居然祸害我东陵如此多的百姓。朕绝不饶恕,朕要亲自过去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

    听到这话,太子君凌澈阴冷的眸底更多了几分算计。如果树藤真的能够将父皇除掉,那他岂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想到这里,君凌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赶紧起身跟着走出去。

    永宁宫外,洛遥一行人看到皇帝出来,纷纷站起来等待着下文。

    却不想,皇帝君天昊脸色绷紧,急匆匆的朝着宫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