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慈悲之心
    南京,兵部。

    徐望华发现郑勋睿的情绪很不好,似乎是遭遇到了什么难题,调查署刚刚送来了辽西的情报,洪承畴已经决定率领大军驰援锦州城了,郑勋睿看到这个情报之后,情绪明显不好了。

    在徐望华看来,这个情报对郑勋睿和郑家军是很有利的,不管洪承畴与后金鞑子的作战结局如何,对郑家军都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当然朝廷大军若是失败了,那么郑勋睿和郑家军的机会就来临了,这可是求之不得的机会。

    这样的情况之下,郑勋睿的情绪为什么还是很不好,徐望华不是很明白。

    徐望华当然不知道穿越的郑勋睿,此刻想到了什么。

    历史上的松山之战,也是在崇祯十四年底和崇祯十五年展开的,洪承畴率领的大军与皇太极率领的八旗军展开了激战,崇祯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八旗军攻克松山,洪承畴、祖大寿等人全部被俘,两人后来投降了后金,成为了后金进攻中原的急先锋。

    郑勋睿担忧的是历史悲剧的重演。

    表面上看,松山之战对于郑勋睿是有利的,其实松山之战以后,皇上和朝廷已经陷入到绝境之中,基本没有什么可以调遣的兵力了,不过后金的皇太极也因为松山之战遭遇重创,加之粮草的消耗太多,国力难以支撑,主动提出了议和,可惜这次的议和没有能够成功。让大明朝廷彻底失去了喘气的机会。

    崇祯十五年是大明最为悲惨的一年,这一年,后金鞑子再次入关劫掠。北直隶和山东惨遭劫掠,这一年李自成和张献忠攻克了无数的城池,几乎占据了河南、湖广、四川、陕西和山西的全境,兵锋直指北直隶。大明朝廷无力回天,眼看怎么样?”徐克洛蒂尔德披上边饰耀眼的头巾冰任由他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着走向覆灭。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

    郑勋睿的穿越,改变了历史。可是和很多人一样,他对于这段历史是非常痛心的。随着大明王朝的灭亡,一直都屹立在世界巅峰的大汉民族开始衰败,衰败的恶果一直延续到三百多年之后,在这期间。无数的仁人志士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赴汤蹈火,这个漫长的过程,让所有的中华儿女心痛。

    活生生的历史就在眼前重演,任何一个有志向的人都不会袖手旁观。不过穿越的郑勋睿,却不能够出面去解决这一切,这样的滋味,任何人都是不可能感受到的。

    当然,郑勋睿是能够很好调整自身心态的,既然穿越了。他就要彻底改变历史,重振大汉名族之雄风,让大汉民族或者是中华民族永远屹立在世界的巅峰。

    “大人。属下和郑总兵、李大人和徐大人商议过了,洪大人率领大军出击,与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虽说有些无奈,时机把握不好,不过也不一定充其量就是当个无所事事的寓公完全遭遇到败绩。洪大人可以松山为依托,进可攻退可守。再说锦州和宁远眼睛突然贼亮贼亮的城池,异常的坚固,后金鞑子难以拿下,故而大人完全不必如此的担忧。”

    不知道为什么,徐望华居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按说洪承畴失败之后,郑勋睿和郑家军的机会更好,而且徐望华在郑勋睿的面前说出来这样的话,应该是大忌,会让郑勋睿疑心,不知道徐望华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之上的。

    不过徐望华不会有这样的担心,郑勋睿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怀疑,毕竟徐望华在郑勋睿身边很多年了,知道郑勋睿担心大明的百姓,其实不管什么样的征伐,最终承受灾难的还是最底层、手无寸铁的百姓。

    徐望华说完之后,郑锦宏的脸色明显不好,李岩和徐吉匡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

    郑勋睿听清楚了徐望华的话语,也看见了众人的神情。

    “锦宏,李岩,徐吉匡,不用这样看着徐先生,徐先生知道我想些什么,他其实是想着安慰我,或许你们会感觉到奇怪,为什么我会担忧辽西的局势,应该说辽西局势不管好坏,与南直隶、浙江、陕西以及山东都没有多大的关系,或许辽西局势恶化,对于郑家军和我来说正是绝佳的机会,不过想想皇上和朝廷屡次决策的失误,我还是为那些士兵惋惜,也为辽西和北方的百姓不值啊。”

    很少说话的郑锦宏开口了。

    “少爷,属下觉得辽西局势还是恶化的好,要不然皇上和朝廷就想着算计少爷和郑家军,辽西的战斗要是失败了,尽管说军士会死亡惨重,百姓也会遭遇到莫大的灾害,可这都不是少爷造成的,比赛结果出来之后再说少爷可以改变这一切的,征战厮杀总是有人死亡的。”

    郑锦宏关心的几乎都是郑家军的事宜,关乎到郑勋睿的利益,是他拼命也要维护的,任何对郑勋睿不利的言行和举止,他都是要坚决驳斥和制止的。

    李岩和徐吉匡虽然没有开口,不过他们也是赞同郑锦宏的观点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面对如此要紧的局势,就不要有什么妇人之仁,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切都要选择对自身最为有利的机会,为了能够达到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

    郑勋睿再次开口的他甚至认定时候,转移了重点,他指向了桌上的地图。

    “刚刚徐先生说了,洪承畴率领大军从宁远城池出击,而且山海关的驻军也朝着宁远城池的方向进发,共同驰援锦州,从兵力上面来看,洪承畴麾下有近二十万大军,其中五万大军驻扎在锦州,五万大军驻扎在宁远,其你是一棵好苗子余大军悉数驻扎在山海关,此番洪承畴驰援锦州,率领出击的大军有十万人,加上祖大寿率领的驻守锦州的军士,一共有十五万人了,这几乎等于是皇太极率领的八旗军总人数了。”

    “洪承畴以松山为依托,选择是不错的,可惜他低估了皇太极的决心。”

    “之前我已经和诸位分析过了,皇太极率领的十五万八旗她只抬头看了一眼未来的丈夫军,早就来到辽西,为什么迟迟没有围攻锦州城池,就是在包围了锦州城和宁远城的有利情况之下,都没有展开攻击,这看上去根本不合理,依照皇太极的魄力和睿智,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有原因。”

    “我认为皇平生没有别的本事太极的目的就是围城打援,围住锦州城池,专门围剿前来驰援的大军,诸位不要忘记了,当年的大凌河之战,也是皇太极亲自指挥,也是采用围城打援的战术,最终的结局是朝廷驰援的大军大败,大凌河城也被攻克。”

    “皇太极等的就是朝廷大军的驰援,他的主要目标也是在于驰援的大军,一旦驰援的大军被皇太极打败,诸位想想,锦州和宁远城池还能够守得住吗。”

    “皇太极的心很大,他可不仅仅是想着占领锦州和宁远两座城池,他是想着最大限度的消灭朝廷大军,如此朝廷将无法与八旗军在片刻辽西抗衡。”

    “郑家军占据了辽南的金州和复州等地,让皇太极感受恨不得到了巨大的威胁,草原也是动荡不安,鄂尔多斯部落等都是效忠朝廷的,这让后金的左翼和右翼都存在麻烦,如此情况之下,皇太极必须要找到突破口,让后金有发展的方向。”

    “皇太极此番是破釜沉舟了,连续两次入关劫掠的失败,消耗了后金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组织这样为了尽快调查出实际情况的一次征伐,对于后金来说非常吃力,但又必须要做,否则后金就没有多这说明杨柳对自己爱得深沉少扩展的机会了,皇太极非常清楚不能躺下其中的玄机,故而亲率大军征伐辽西。”

    “形势对皇上和朝廷本来是有利的,可惜李自成和张献忠他们完全可以把结婚证拿了两路的流寇,完全打乱了朝廷的部署,让皇上和朝廷无法静下心来应对辽西的战斗,所谓五心不定,输的干干净净。”

    “洪承畴此番的征伐必定遭遇惨败,锦州和宁远也很有可能不保。”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对于郑勋睿的判断和分析,那是顶礼膜拜的,郑勋睿每一次的预测,都是惊人的准确,在徐望华等人看来,这就是神奇,这就是睿智,这就是真正的能力。
    叹了一口气之后,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呆了些日子见外面风声渐渐平息下去了
    “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郑家军没有丝毫的表示,还是说不过去,我看命令驻扎在辽南和登州、默不作声莱州、蓬莱的第二军出击,趁着这个时机,占领辽南的凤凰城、义州等地,让盖州、耀州和海州等地成为孤城。”
    “锦宏,命令杨贺与王允成,不准对盖州、耀州和海州等地展开进攻,就让皇太极守着这几座孤城吧。”

    下达命令的瞬间,郑勋睿脸上恢复了冷酷的神情,从辽南传来的情报,徐望华等人早就知道了,皇太极派遣满八旗驻扎在盖州、耀州、海州以及鞍山和辽阳等地,就是预防郑家军从辽南发动进攻的,郑勋睿命令郑家军将士不准进攻盖州等地,明显是不想过分的惊动皇太极,以至于让皇太极无心在辽西征伐。

    这样的安排才是符合自身利益的,一方面占据不跑了了辽南更多的地方,另外一方面让皇太极安心在辽西厮杀。

    至于说大明朝廷即将遭遇到的灾难,那是郑勋睿和郑家军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