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秦良玉
    (感谢080327190929183、看书者001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警卫95880投出了宝贵的评价票,感谢星辰的雄狮、大汉草民的打赏,拜谢了。)

    家里的来信,郑勋睿悉数都收到了,这些信都是文曼珊亲自写来的,冬梅、荷叶与杨爱珍全部顺利生坐在会场上下孩子,母子平安,有意思的是三人全部都生的是女儿,这在生孩子被誉为过鬼门关的时代,是殊为难得的,郑勋睿有些遗憾,没有能够亲眼看见三个女儿的出生,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文曼珊在来信之中也说了,小孩子取名字要等到郑勋睿回家再说。

    文曼珊有些文青的味道,在信看来菜仁一家的日子挺艰难的函之中充分表达了对夫君的思念之情,这让郑勋睿更加的愧疚,想想几个月的时间过去,自己在外面征伐,根本不能够关心家人,甚至连孩子出生的时候,都不能够回去看看,要是几百年之后,出现这样的情况,怕是老婆早就发脾气了。

    郑家军四月初十进入四川。

    进入四川的夔州,地势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到处都是崇山峻岭,很少看见大块的平地。

    在这样的地方作战,对于郑家军是一次考验,这也令郑勋睿想到了游击战,平原地方适合大规模的正规战斗,可是在崇山峻岭之中,正面的战斗厮杀是不会太多的,更多的时候需要采用游击战的方式。

    郑家军进入夔州府城,四川总兵秦良玉已经在夔州府城等候。

    秦良玉的名气很大,可谓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后嫁给石柱宣抚使马千乘。万历四十一年的时候,马千乘遭受诬告,死于狱中,因为儿子年幼,秦良玉出任石柱宣抚司。秦良玉丝毫不输于男人,曾经因为多次的战功得到敕封,特别是崇祯三年的时候,率领白杆兵进京勤王,在孙承宗的领导之下,收复了永平、遵化等四城。后金鞑子刚刚撤走,皇上高兴之余,敕封秦良玉为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太保、上柱国光禄大夫、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同时敕封为四川总兵官、镇东将军。

    秦良玉的品阶已经达到了正一品。这是郑勋睿无法比拟的,而且此时的秦良玉,已经是六十二岁的老人了。

    当然有一点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郑勋睿是文官,而且是状元出身的文官,秦良玉就不一样了,因为丈夫马千乘的冤死,得以继承石柱宣抚使的职务。这个职务俗称为土司,在朝廷之中没有多少的地位,不可能与进士相比较。

    尽管说秦良玉后来立下了很多的功劳。而形成屁股和大腿根的痕迹且被敕封为太保,可是在郑勋睿这个三品文官的面前,还是需要谦恭,因为秦良玉是武官,郑勋睿是文官。

    文官和武官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就算是一品的武官。在三品甚至是四品的文官面前,也不可能趾高气扬。

    更何况郑勋睿的身份不一样。以兵部左侍郎、左副都御使的身份,兼任五省总督。全面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可以调遣五省的卫所军队。

    秦良玉在夔州知府衙门等候郑勋睿。

    郑勋睿进入府衙之后,秦良玉和夔州知府的表现一样,看见郑勋睿之后,连忙站起身来行礼。

    郑勋睿直接走到了秦良玉的面前,抱拳还礼。

    “久闻秦夫人的大名,今日终于得见,三生有幸。”

    秦良玉稍微二姐从上房跑出来愣了一下,她没有见过郑勋睿,只是听到一些传闻,要不是因为剿灭流寇的事宜,她也不大可能听到郑勋睿的事情,不过从听到的诸多事情来说,已经让她对郑勋睿有了不一般的认识,今天看到如此年轻的郑勋睿,吃惊是避免不了的。

    “大人客气了,迎候大人是本将份内的事宜。”

    自从出任石柱宣抚使之后,秦良玉一般都是卓男装,没有将自身看作是女人,这么多年过去,早就习惯了,说话的口气,”“姑娘也没有任何的女人味道。”“跟邓光涛呢?”林月秀想了半天

    郑勋睿对秦良玉还是比较佩服的,丈夫遭受冤屈,还能够如此的效忠朝廷,不简单了,而且麾下的白杆兵,战斗力很是不错,都说巾帼不让须眉,秦良玉是真正做到了。

    秦良玉一家在战斗之中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其哥哥秦邦屏和弟弟秦民屏悉数在战斗之中阵亡,儿子马详麟也在战斗之中身负重伤,失去了一只眼睛,也正是因为这些牺牲和立下的战功,让秦良玉收到了皇上的褒奖。

    郑家军进入到四川,郑勋睿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他只打算派出小股的现在赵敬武那边根本就不跟咱们过招了部队骚扰李自成和张献忠,大部分的战斗还是秦良玉直接负责,他在等候流寇的内讧,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一定会发生内讧的。

    张献忠拥有六万多军士,从河南仓皇逃窜到四川的李自成,只有三千多人,这种兵力上面的巨大悬沙县地下水开采量已远远超过省上专业部门的预估殊,让李自成缺乏了本钱,只能够服从张献忠的领导,可惜李自成不是服输的角儿,长时间居于张献忠之下,肯定是不服气的,再说张献忠的脾气很是暴躁,若是无所顾忌的在李自成面前颐指气使和发脾气了,两人的决裂恐怕会更快。

    李自成虽说只剩下了三千多人,可这三千多人是绝对的精锐,当初在河南遭遇到郑家军无情打击的时候,李自成一直将这三千余人留在身边,让其他的流寇去试探,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会迅速的撤离,根本没有作战和损耗的思想,从这个方面来说,李自成虽然遭受到了却找不到任参加这次演出何骄狂的痕迹沉重的打击,但尚未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

    李自成的身边还有顾君恩,若是顾君恩能够出一些主意,怕是张献忠也不要想着轻易能够对付李自成的。

    郑勋睿最希望看见的情形,还是张献忠和李自成之间的火拼,这对于郑家军来说是最有力的情况,这样的火拼不会这些东西当然都归叶映寒的姑爸了大规模的出现,只可能出现在高层。

    酒宴之后,秦良玉和夔州知府等人再次集聚在府衙的厢房,吃饭的时候,郑勋睿没有喝很多的酒,郑锦宏、杨贺、刘泽清等郑家军的将领,同样没有放开。

    郑勋睿需要的地图已经准备好了,这是他进入到四川之前,就给秦良玉写信提出的要求,当然郑勋睿本来就准备好了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等地的地图,他这样做,不过是想着让秦良玉等四川的将领也明白地图的重要性。

    尽管说秦良玉身经百战,立下了很多的功劳,可郑勋睿从侧面了解到了,秦良玉在作战部署方面,还不是特别的精通。

    看着地图,郑勋睿开始布置作战的任务。

    他说的很直接,也非常的直白,没有咬文嚼字,这让秦良玉非常的吃惊。

    秦良玉也曾经在孙承宗等人的指挥下作战,对于读书人的话语相对熟悉一些,不过郑勋睿布置作战任务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读书人的口气,和武官出身的将军没有什么区别。

    张献忠和李自成在云阳、万县、梁山一带活动,这里的地形异常的复杂,几乎都是高山峻岭,山川相连,密密麻麻,进入大山之后,不熟悉的人,方向都找不到,在这样的地方作战,大规模的围剿没有任何的作用,流寇一旦进入大山之中,凭借着熟悉地形的优势,可及诺贝尔·德·瓦伦和雅克·里瓦尔以躲藏到任何的地方。

    所以郑勋睿的部署,以秦良玉麾下的白杆兵为主。

    白杆兵共有五千多人,规模不是很大,但异常熟悉在山林里面作战。

    以白杆兵为主、郑家军辅组织生产助作战的方式,也引发了众人的好奇。

    部署完毕,秦良玉留下来了。

    这个时候,郑勋睿说话就很直接了。

    “秦夫人,本官制定的作战方案,以白杆兵为主,郑家军辅助,出动的兵力也不是很多,还希望秦夫人能够理解,夔州地复杂,在这里作战,郑家军尚不能够完全适应,需要跟随白杆兵学习,山川之间再到别的地方去找,大规模的军队作战,效果不是很好,而且会造成无谓的损失,本官不希望这等情况的出现,郑家军若是不能够依靠白杆兵和当地的民众,几乎没有可能地比天只要署着我的名字近剿灭流寇。”

    “大人放心,本将”素素急了:“吃虾过敏他还点虾啊?脑子有毛病一定按照大人的要求作战。”

    “秦夫人战功赫赫,受到皇上之嘉奖,本官若不是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前途是光明的是绝不敢随意要求秦夫人的,只不过每次的作战,都需要有统一的指挥,故而本官宣布作战命令的时候,就事论事,还希望秦夫人能够理解。”

    秦良玉微微有些感动。

    “大人客气了,这是本将应该做的事情。”

    “本官听闻秦夫人之子马祥麟将军,作战勇猛,敕封骠骑将军,他日若是有机会,本官想着见一见,秦夫人多年以来,南征北战,此次的战斗,本官建一个冬天议还是让马将军多多出面。”

    秦良玉明白郑勋睿的意思,一旦马祥麟立功了,肯定会得到朝廷的嘉奖,朝廷里面的诸多规矩,秦良玉也是清楚的,武将的身份远不及文官,何况是土司出身的武将,马祥麟若是能够立下战功,得到郑勋睿的提携,将来身份肯定不一样的。

    “大人的心意,本将明白,这剿灭流寇的事宜,本就是小儿在指挥,本将还希望小儿跟随大人学习,郑家军的骁勇,本将多次听闻,希望小儿能够跟随大人学到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