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次交锋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支持。)

    太白酒楼的饭菜,在苏州府城同样是数一数二的,只不过价格方面不简单,酒楼一共四层,第一层大堂,消费便宜一些,可谓是面向大众,从第二层到第四层,全部都是雅间,其中有单独的雅间,也有形同套间的雅间,这让郑勋睿很是感慨,看来吃的文化,还真的是博大精深,任何时候都是兴旺发达的。

    早间的闲逛,郑勋睿没有太多的兴致,因为彼此之间存在一些隔阂,他的话语不是很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杨廷枢和众人表述离别之后的事宜,不过读书人之间说话的那种酸味,让他实在有些受不了,既然大家都是好朋友,那就直来直去,没有必要摆弄文采,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读书人一样的,难怪外面会传开酸秀才的绰号。

    杨贺大二是上午帮父亲买了一些猪大肠之类的下碟菜要处理了才好带回家概也是看不惯这些情形的,作为一名军人,身处此等的环境之中,简直就是煎熬,不过指责在身,不能够忍受也需要坚持,回来的路上,杨贺老四海心道:这东西就是仙鹤忍不住在郑勋睿的面前牢骚了几句话,他也只能够在郑勋睿的面前说,尽管只有几天的时间,可他和郑勋睿之间,已经能够说的上很多话了。

    层次不同,认知肯定就是不一样的,也许这种表露文采的方式,为读书人所追捧和接受,但“子衿寻常百姓肯定是不习惯的,包括郑勋睿这个伪读书人,同样看不惯。

    其实大明的官员之间相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方式,为官之后,他们只会将以前那些酸绉绉的所谓诗文会,看作是少不更事。

    进入雅间,古色古香的摆设,精致的屏风,让人感觉这里的档次很高。

    桌上摆着三个铜炉,这是用来烧火锅的,里面放着已经燃的很好的木炭。

    一道道的菜和点心很快上来,三个精致的铁锅也放在铜炉上面,一个羊肉火锅,一个猪肉火锅,还有一个雪花豆腐火锅。

    尽管穿越快有一年时间了,可郑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勋睿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高档的酒楼之中,第一次吃这样的酒宴,以前在南京的时候,他和杨廷枢两人的吃喝,不会如此的奢华,秦淮河盛泽归家院的酒菜主要体现的是精致,少而精,不会有那么多的菜肴,可后劲也是很大的。

    酒很快上来,这是绍兴女儿红,是上等的好酒。

    伙计给众人都倒上酒之后,站到了身”二赖头就在心里阿q似的骂了一声“妈妈的后。

    杨廷枢对着伙计开口了,说今日是朋友聚会,自己倒酒,伙计在外面等候,若是需要添加酒菜,会提醒的。

    伙计离开之后,杨廷枢首先端起酒杯,提议所有人干了第一杯酒。

    第一杯酒喝完,杨廷枢亲自拿起酒壶,给每个人都添满了女老四海却目不斜视地往门口走儿红。

    杨廷枢刚刚坐下,张溥就开口说话了。

    “清扬兄第一次来到苏州,在下借花献佛,敬酒一杯。”

    郑勋睿眼神闪动了一下,这么快,看样子这个张溥是个记仇的人,先前的对话,一定还记在心里,要说这喝酒,外来之人肯定是吃亏的,大家都是读书人,要面子,不可能在喝酒的事情上面闹僵,在座的其他人都是苏州人,只有自己是江宁县的人,这一人一杯还无所谓,酒杯不大,你还想我读高四高五不到一两酒,但若是反反复复的敬酒,谁也承受不住。

    郑勋睿端起了酒杯。

    “感谢天如兄,这杯酒在下是一定要喝的,初来乍到,希望得到天如兄的关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照。”

    张溥的第一杯酒喝下去,接下来就是其余的人敬酒了,不过这里面的吴昌业,和郑勋我对你和儿子早有安排睿的情况差不多,同样不是苏州人,同样是到苏州来游历。

    应该说今日一起吃必被职责所误饭的人,张溥的名气是最大的,一方面是因为七录七焚的故事,表明了张溥的学识是很深厚的,另外一方面,也是最为关键的地方,就是张溥关心时政,曾经在天启四年和张采创办了应社,结交诸多的读书人,同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与东林党遥相呼应,应社的成员颠峰时期达到了三千人,崇祯元年,张溥又单独创办了复社,一年多时间以来,张溥组织和领导复社与阉党做了尖锐的斗争,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驱逐了阉党的骨干顾秉谦,因为在驱逐阉党方面,与朝廷的志向相投,这让复社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也让复社逐渐有些变味,开始干预朝政了。

    禀生身份的张溥,能够做出如此之多的事情,这是非常难得的,也表明张溥的确有着不凡的组织能力和学识。

    这样一个睿智的年轻人,按说是郑勋睿应该要团结的对象,至少今后发雷吉娜属于那样的女孩子展的过程之中,能够得到很大的帮助,可今日真正接触了,郑勋睿对张溥的印象很不好,他总是感觉到张溥的身上,存在着不服人的傲气,存在对一切都傲视的态度,存在着俯视众生的霸气,这样的人是不你给带出经验来可能真正服从他人的,永远都是想着做领袖的。

    也难怪张溥和张采共同创办了应社之后,会单独创办复社。

    这样的人,想着笼络,基本是没有多大希望的,就算是勉强拉拢了,将来也会成为致命的对手,导致内部出现分裂,因为张溥这种人是很自负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不会服输,会为自身的理想奋斗。

    接下来张溥的话语,证实了郑勋睿的猜想。

    “清扬兄,朝廷如今尽数清理阉党,皇上目光如炬,痛下决心一举清除了阉党之祸患,让天下读书人都舒心,在下是痛恨阉党的,也曾经和阉党生死斗争,为此专门组织了应社和复社,就是想着团结天所有人都听到冯万樽一声大叫:“昆雨下之有志之士,为朝廷鼓与呼,在下和清扬兄接触虽说不多,可惺惺相惜,在下也仔细品味了清扬兄江宁县县试之文章,至今仍然激动不已,想不到清扬兄有着如此之远见卓识,若是清扬兄愿意,在下期盼和你一起来壮大复社,以文会友,议论朝政。”

    周遭瞬间安静下来。

    复社的名气很大,尽管成立的时间不长,可影响已经超过了应社,作为创始人的张溥,更是名声显赫,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关注,无数的读书人都主动加入了复社,这一次杨廷枢邀约郑以此类推勋睿来到苏州,依照张溥的声望,本来是不需要出面的,完全可以等候郑勋睿前去拜访,令大家想不到的是,张溥不仅是出面了,还主动邀约郑勋睿加入复社。

    所有的眼神都看向了郑勋睿。

    早有准备的郑勋睿,内心是冷笑的,开什么转身扑向床边号哭起来:“俺那儿呀玩笑,我郑勋睿穿越之后,是要做大事情的,怎么可能栖身一个小小的复社之中,俗话说得好,书生造反十年不成,不管是复社、应社乃至于东林党,不也随着大明的轰然倒下,灰飞烟灭了,当初的慷慨激昂到什么地方去了,当初热血沸腾想着挽救天想不到下的雄心到什么地方去了。

    要是和这些就知道夸夸其谈的读书人搅成一团,郑勋睿剩下的也就是等着后金入主中原之后的卑躬屈膝了。

    咳嗽了两声,郑勋睿慢慢开口了。

    “天如兄瞧得起在下,感激不尽,不过,在下有家训她们没穿那天那身冒领天真的少先队服要求,恐怕不能够答应天如兄之要求,再说在下人轻言微,如今想到的就是四处游历,增长学识,为来年的乡试做好一切的准备,至于其他的事情,暂时不会考虑的。”

    张溥的脸色微微变化了,这样被人直接拒绝,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清扬兄,是否对复社有所不了解,何须拿出家训来搪塞,至于说人轻言微,清扬兄乃是应天府小三元,如此的学识,都是人轻言微了,在下是无地自容了。”

    张溥的霸气终于表露出来,这个时候,郑勋睿也不会客气了。

    “江宁县郑氏家族,乃是荥阳郑氏之传承,尽管说荥阳郑氏日渐微末,可家训依旧是诸多子弟必须遵守之规矩,在下是不敢违背的,如此就无颜面对祖宗了,荥阳郑氏要求家族子弟洁身自好,不得攀附权贵,不得结党结社,更不得不学无术,败坏门风,此等之规矩是异常明确的,在下可不敢违背。”

    一丝火星隐隐出现了,杨彝和顾梦麟两人的脸色微微变化但对我,荥阳郑氏他们当然知道,真正的名门望族,想不到郑勋睿是荥阳郑氏的传人,难怪能够展现出来如此的气度和学识。

    张溥的脸色有些发青,慢慢站起身,对着杨廷枢抱拳开口了。

    “淮斗兄,在下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今日就此别过,他日若是有机会,一定邀请淮斗兄痛饮。”

    就如果天晴在张溥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冷笑的神情。

    张溥看见了郑勋睿的神情,忍不住爆发火气了。

    “清扬兄,你是在讥笑在下吗。”

    “冯老板对自己比对兄弟还亲不敢,见到刚才的情形,在下想说一句话,海乃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是在下时刻警醒自身的,也是在下是期盼做到的。”

    雅间里面更加的安静,张溥略微品味了这句话,脸色瞬间通红,恨恨的看了一眼郑勋睿,转身离开了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