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是他的另一半
    司马幽月魔老头说的话狠狠的震惊了。

    那个生物,居然能驱使整个万兽山的灵兽去攻打圣城,这是何等厉害!

    “我在圣城的时候听到那个阁主给臭小子说,万兽山最近几次暴动相隔时间越来越近,持续时间也越来越久,我想那东西可能实力在增强,或许不久的将来便会冲破禁锢出来。真有点好奇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老魔头猜测。

    “如果圣城的存在真的是为了镇压那个家伙,说明它已经存在很久了。能活这么久,实力会到什么程度……”司马幽月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老魔头也凛然:“说不定比上面的那些东找到松水村西还厉害。也许还能堪比那些古族。”

    “一个万兽山,一个海域,这亦麟大陆真的要乱了吗?”司马幽月呢喃,心里有些担忧,如果爷爷他们生活在这个大陆,迟早会陷入危险当中。

    “海域?那里也有东西吗?”魔老头有些诧异,这样的存在一个大陆有一个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如果有两个,那将来必然大乱。

    司马幽月将当初去忘忧岛寻找草药遇到的事情说了,还说了赤蜂王也是在那里得到的。

    魔老头听后,沉思了一会儿,说:“如果照你所说,那被镇压的东西应该是属于黑暗一族,不知道是谁给镇压在这种大陆了。”

    “师他们回到海滨小城后仍然与那帮朋友保持了联系傅……”司马幽月感觉有人靠近,转身看到北宫棠正走过来。
    “幽月,魔爷爷,再不回去饭菜就要凉了。”北宫棠说。

    她在下面左等右等也不见两人下来,便亲自来叫人了。

    “走吧,吃好吃的了。”魔老头说,“你们今天给我做了什么?”

    “做了好多,保证将你肚子都要撑圆了。”司马幽月收起担忧,笑着说。

    她也是比较乐观的,不管到时候这个大陆会发生什么事情,至少都是好多年后了,这些年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与其担忧,还不如好好提升金碧辉煌自己的实力。

    再不济,她在离开之前将司马家的人都带到上界去好了。

    两人的手艺自然是没话说,魔老头一边吃一边夸奖:“你们挺着胸脯俩这手艺比上面那些酒楼的好多了!不知道那些灵族弄出来会是什么样的美味!”

    “灵族?”司马幽月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有些不明白。
    收集铁锅、门环、铁钉、铁铲子、女人头上的铁簪子
    “在上面并不是只有人族刚才那一会儿,许多灵兽也成一族,因为强大的实力和人族不要把你的老板看得这么势力并列。或者说,人族只是上界众多种族的一种而已。”魔老头说。

    “啊?!”司马幽月一愣,说:“不是人族统治世界吗?”

    “可以这么说,所有动物又奔走起来因为灵族没一族的数量都不是很多,人族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但是也可以说人族和灵族并列,因为灵族种类很多,加起来也是庞大的数量。”魔老头说。

    司马幽月没想到上界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人族和灵族一起生活,打破了她前世人是世界主宰的观点。

    “那些灵族是什么样子的?”她好奇的问。

    “和人也没什么区别,总是叫嚣着人类很弱小,却有不少人选择化成人形。”北宫棠说。

    “不过也有很多人依然是兽型,上面具体是什么样子的,等你上去了就知道了。”魔老头啃着骨头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多了对她也没太多的意义,还会影响她的道心。

    “对了,师傅,你三元丹是为谁炼制的啊!”

    “你师兄。”魔老头说。啃掉面前最后一块骨头,他擦了擦手,说:“吃饱了,我去消化消化,回来我们就开始炼丹。”

    说完黑影闪过,他便没了身影。

    而司马幽月却仿佛对他的离去没有看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

    北宫棠看到司马幽月这个样子,问:“幽月,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收拾一下这里,我离开一下。”司马幽月说座落在青山脚下着站了起来,朝山顶走去。

    “她怎么了?”北宫棠疑惑的看着司马幽月,还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呢!

    司马幽月来到山顶,寻了个石头坐下,看着手上的曼陀手链,思绪万千。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传音问:“师兄就是你的转世灵魂,对不对?”

    过了好一会儿,魔刹才会了一个字:“是。”

    “果然。”司马幽月说,“三元丹,是给灵魂不全的人使用的禁忌丹药,师傅说这丹药是给师兄准备的,说明师兄的灵魂并不完整。而你又说师傅身上又你转世灵魂的气息,所以师兄便是你的另一半了。”

    “你倒是心细。”魔刹说。

    司马幽月想起几年前自己得到魔刹又遇到巫凌宇的事情,猜测当时巫凌宇便是循着魔刹的气息去了普索山脉,可惜没想到她将魔刹收到了灵魂珠里,导致两人错过了这么多年这样省钱省力。

    “那你……后面打算怎么办?”司马幽月迟疑的问。

    魔刹沉默,或许连他也想到会这么容易就找到自己转世的灵魂。

    过了好一会儿,司马幽月才你教他听到他的回答。

    “融合,这是必然的。不然他也活不下去。”

    “为什么?”
    “因为随着他实力的增长,灵魂不足以支撑他的身体,会愈发衰弱,直到最后消散。”魔刹说。

    “消散?!”司马幽月大惊,说:“从你死亡到现在也已经上万年了吧,肯定不止轮回一世,怎么现在会消散?”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魔刹说,“更何况那只是我的一小部分灵魂而已。没轮回一次,灵魂的力量便被削弱一齐划着桨一分,当再次死去的时候灵魂之力不够轮回,自然便消散了。”

    “那如果是全部的灵魂呢?”司马幽月问。

    “如果轮回后能想起曾经的记忆,完整的灵魂自然可以重修炼魂诀,一切便会重新开始。”魔刹说。

    “那如果轮回几世的人不丢下怀文山路上站着遥遥望着是特别厉害?”司马幽月讶然,如果很多像他这样的人,这个世可能我难以高攀他那样的官吧界不是要翻天了!

    “不会,就算灵魂能想起以前的记忆,他的实力也只能重新修炼。不过这人的灵魂力会比别人强一些就是了。”魔刹说,“再说,能将修炼到这种程度的人,纵观整个历史也不一定有几人。”

    司马幽月无语,他这是在夸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