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以假乱真
    进攻开封府城的战斗已经打响三天时间,战况的激烈程度大大出乎了顾君恩的计划和预料,尽管参与进攻开封老三的媳妇确实一开始做得不对府城的义军军士只有六万人左右,但闯王李自成的命令是异常强硬和明确的,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攻打开封府城。

    这令驻守开封府城的河南巡抚吴甡压力巨大,倒不是说驻守在城内的两万多军士无法抵御,而是军士普遍士气都不是很高,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得到支援,他们很清楚,仅仅凭着两万人抵御十多万的流寇,那是没有好结果的,如此的情况之下,军士只是按照上面的要求,消极的应对,没有主动杀死流寇的决心和信心,就连周王朱恭枵拿出大量黄金白银准备的赏赐,也难以激发众人的斗志。

    吴甡开始想方设法的派遣斥候,出城突破流寇的包围,寻找援助,他很明白,只有真正弄我结婚以后回来的次数不多了清楚外面的情况,明确有大军增援,才能够内外一心守卫开封府城。

    顾君恩没有阻止李自成大举进攻开封府城的举措,他很清楚,李自成内心是想着拿下开封府城的,这样的胜利对于李自成来说,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李自成的想法已经出现根本性的改变,不是以前那种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而是有了建立政权的萌芽思想,此刻能够拿下开封府城这座重要的城池,就会让李自成创建政权的信心更加的坚定。

    顾君恩不仅没有阻止,而且和刘宗敏商议之后,抽调了部分准备伏击朱仙镇官军的义军军士,参与到攻打城池的战斗之中。

    在这个过程之中,顾君恩发现了官军派出的斥候,按说这些斥候不可能突破义军的包围圈的。经过一番思索,顾君恩专门做了安排,命令义军军他早就想寻求龙泽光的帮助士抓获了一部分。放走一部分,让少量的几个人冲出去求援。

    顾君恩巴不得官军求援。这样驻扎在朱仙镇的官军,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了。

    尽管顾君恩没有亲眼见到孙传庭,但他百分之百的肯定,孙传庭一定是参与了朱仙镇之战,官军在朱仙镇之战获得了重大的胜利,但没有乘胜追击,没有前往开封府城驰援,这是有高人在思考。做出了谨慎的决定,义军开始攻打开封府城,朱仙镇的官军依旧没有动静,这只能说明小队打麦子孙传庭预计到”“废话了驰援的后果,这个时候,义军最为主要的任务,就是吸引或者逼迫驻扎在朱仙镇的官军,前来驰援开封府城。

    谨慎的孙传庭,终于动摇了,其动摇的主要原因。就是河南巡抚吴甡派遣的斥候,抵达了朱仙镇,告知了开封府城遭遇的巨大危险。且请求增援。

    斥候早就有诸多的侦查情报,流寇拼尽全力进攻开封府城,孙传庭已经知道了。

    贺人龙这些天的脾气非常的不好,好几次都准备率领麾下的军士前去增援,要不是左良玉耐聘她担任华中医学院教授心的劝阻,贺人龙”淘气松开天星的胳膊早就行动了。

    战局发展到了这一步,孙传庭必须要下定决心了。

    孙传庭对监军王永吉是有着不小意见的,王永吉率领的大军,行军的速度缓慢。过去了模糊耸立着二赖头那座安乐楼这么长的时间了,斥候禀报大军刚刚过了许州。看样子赶到开封府城,至少还需要十日左右的时间。按照这样的行军速度来看,孙传庭不可能等到大军抵达开封府城之后,再行展开与流寇的厮杀的,况且这期间出现任何的意外,孙传庭都要遭受到皇上和朝廷的严厉惩戒。

    中军帐。

    贺人龙冷着脸,左良玉则是一脸的无奈。

    孙传庭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不过他让开封府城出来的斥候,详细禀报了情况。

    这个举措,其实已经说明了孙传庭的想法。

    也许是内心的怨气太重,也许是军人直来直去不拐弯的思想,贺人龙没有明白孙传庭如此举措的含义,脸上依旧没有笑容,左良玉则是明白了什么,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看着孙传庭,倒是没有注意一直都在禀报情况的斥候。

    斥候禀报完毕,孙传庭挥挥手。

    斥候对着众人行礼之后,默默的退出了中军帐。

    “开封府城遭遇到流寇猛烈的进攻,城内大军在吴大人指挥之下,奋力抵御,开封府城稳若磐石,本官很是欣慰,不过流寇势重,开封府城若是长时间得不到援助,必定会陷入到失陷的危险之中,吴大人派遣斥候,历经重重艰险困难,抵达朱仙镇来报信,本官以为,该对开封府城的情势做出分析了。”

    尽管已经下定决定驰援开封府城,可孙传庭的话语,还是带有保留的成分,这些日子以来,贺人龙的态度让他内心很是不满意,作为兵部尚书、五省总督,代表朝廷负责剿灭流寇的一切事宜,他的权威是遭受到挑战的。

    就算是决定驰援开封府城了,孙传庭也要摆出来一定的态度。

    这被孙传庭视为是文人的骨气,不过这样的骨气,怕是被许多人认为是酸腐之气。

    左良玉是听明白意思了,可惜沉浸在自身情绪之中的贺人龙没有能够明白其中意思。

    孙传庭刚刚说完,贺人龙没好气的开口了。

    “大人,开封府城面临危险,末将认为解决开封府城危险的唯一办法,就是驰援,都到了这样的时候了,还要做什么分析。。。”

    贺人龙的话语,让孙传庭的这句话正好戳在吴玉华的痛处脸色发白,怒跳起“捉驱”舞蹈气也渐渐出现了。

    “贺总兵,你一口一个驰援开封府城,难不成本官不愿意驰援开封府城吗,难不成只有你想着开封府城之安危吗,本剩下的你来处理官代表朝廷,负责剿灭流寇,遵照朝廷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经历了襄阳之战、郧阳之战,之后率领大军驰援开封府城,经历了朱仙镇之战,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要护卫开封府城,剿灭流寇,此等的心思苍天可鉴,这些日子本官殚精竭虑,想到的就是流寇势大,本官该当如何的运筹,才能够保证大军打败流寇、不遭遇危险,可你总是不能够明白,沉浸于自身的思维之中,固执己见,你真的以为本官会一味的纵容。”

    孙传庭的这些话,按照道理是不应该说出来的北部是高山,大军马上就要驰援开封府城,大战在即,这个”顾罡韬起身道:“你好时候将帅的团结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到大军的士气,不过孙传庭实在是忍不住了,尽管他是文武兼备,可是与纯粹的武官打交道,还是感觉到疲惫。

    武官的好处是直来直去,但缺点明显,就是不能够明白玄外买了!如是之音。

    看到情势不对,左良玉连忙开口了。

    “大人,贺总兵也是考虑到开封府城的安危,故而话语之中显露出来急躁,如今开封府城处于危险之中,流寇的主要力量,都用来进攻开封府城了,末将认为这是很好的机会,此时驰援开封府城,一定能够打败流寇。”

    孙传庭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他甚至没有看贺人龙,再次开口。

    “左总兵说的不错,开封府城遭遇到进攻,本官是必定要驰援的,不过本官以为,既然是驰援,那就要得到吴大人的呼应,本官明天我们就和好了率领军士在外面进攻流寇,吴大人率领军士牢牢护卫城池,重创攻城之流寇,如此才能够真正的击败流寇,必要的时候,本官认为,吴大人可以命令部分的军士,冲出府城,与流寇厮杀。。。”

    孙传庭的本意,是想着驰援开封府城的军士,若是不能够彻底打败流寇,可以趁机会进入到开封府城,与城内的军士共同抵御流寇的进攻,王永吉率领的大军,已经朝着开封府城进发,一旦城内守卫的力量得到增强,让流寇无法觊觎开封府城,那么形势就会出现重大的变化,城内守卫的军士与王永吉率领的大军到时候联合作战,甚至有可能剿灭李自成麾下的这一路流寇。

    孙传庭的想法有些理很轻易就把说谎当成了保护自己的武器来利用想化,让贺人龙和左良玉都是目瞪口呆。

    要知道攻打开封府城的流寇近二十万人,驰援的军士与驻守开封府城的军士,一共不到六万人,能够勉强阻止流寇的进攻就我找他要数量算是很不错了,这个时候想除开有奖评优和竞赛活动之外着让军士杀开一条血路,直接进入到开封府城,或者让驻守开封府城的军士出城驰援,都是能帮的忙我一定会帮极其不现实的,弄得不好流寇趁此机会进入到开封府城,那就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

    贺人龙与左良玉的神色,孙传庭都看会让别人觉得她做事杂乱无章见了,他不过是有感而发,没有准备真正这样做。

    “你们的想法我知道,让军士进入开封府城,不过是本官的希望,要做到这样是很难的,还要看战斗厮杀的情况,至于说驻守开封府城的军士,是不是出城厮杀,更是要在在我们占据主动和优势的情形之下,才能够作出来的决定。。。”

    驰援开封府城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了。

    近四万的军士,开始做着战斗厮杀的准备,此番驰援开封府城,面对的是近二十万的流寇,想着继续出现朱仙镇之战的情形,基本没有可能性了,这必定是一场残酷的厮杀。

    贺人龙的态度终于出现了变化,情绪变得激昂,只要孙传庭同意驰援开封府城,其他的事情,贺人龙倒是想不到那么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