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文震孟的努力
    崇祯八年三月初五,圣旨、吏部敕书和邸报同时到了巡抚衙门。

    右佥都御史、郧阳巡抚卢象升,出任左佥都御史、延绥巡抚,郑勋睿不再兼任延绥巡抚,国子监贡监赵单羽、梁兴力出任巡抚衙门从八品知事。

    圣旨和敕书到来之后,郑勋睿百思不得其解。

    辱骂和恐吓赵单羽和梁兴力是他的二姐夫和三姐夫,在国子监读书两年时间,原来他是计划,让两人回到南直是相互大事化小制约的隶去的,或者是到浙江去,距离家里近一些,也好照顾家人,可是两人都来到了陕西,而且直接进入巡抚衙门,这有些奇怪,也不符合规矩,毕竟亲戚之间还是存在回避制度的,吏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当然,让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来到巡抚衙门,对他们本身是有好处的,毕竟在郑勋睿的手下做事,不会遭受到刁难,日后晋升也是很有希望的。

    卢象升出任延绥巡抚,这是郑勋睿求之不得的事情,卢象升有能力,也善于训练军队,其麾下的天雄军,战斗力不一般,到了延绥镇,也能够让榆林边镇更加安全,这也让他这个陕西巡抚更加说是水利工地的放心。

    总体来说,朝廷这一次的安排,对他郑勋睿是有利的,这是很奇怪的事情,按说朝廷之中有人不想他立下更大的功劳,应该是采取打压的形式,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安排。

    几天之后,杨廷枢的信函到来,总算“哦是让郑勋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郑勋睿脑海里还是有一些大男子主义思想的,比如说他身边的女人,决不能够搀和到政事之中,不管是在延安府,还是延绥巡抚衙门,或者是如今的陕西巡没啥可提防的!所以抚衙门,他依靠自身的本事,让身边的女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他对家眷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不能够仗势欺人,不能够成为他人眼中的纨绔等等。

    几年时间以来,郑勋睿从未和文曼珊说到官府里的事情,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基本都是说家里的事情,包括小孩子的事情,可看了杨廷枢的几封来信之后,郑勋睿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和文曼珊好好谈谈家族的事情。

    家和万事兴,有些时候郑勋睿所做出的决定,牵涉到了文家,需要考虑文曼珊的感受,而且他隐隐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文家之间的关系,不一定特别的融洽,有些时候甚至可能是矛盾重重的,彼此之间出现直接的冲突,要是文曼珊不知道这些事情,被夹在中间,内心肯定是不舒服的。

    回到后院,郑勋睿的面容略显严肃,这让文曼珊有些奇怪,就算是曾经的出征,郑勋睿回到家里的时候,脸上也是带着笑容的,从来不将官府的事情带到家里来,更不会有什么情绪上面的不佳表现。

    “相公,是不是遇见什么危难的事情了。”

    “夫人,有四年时间没有回家去看看了吧。”

    说到回敌人的目标家的事情,文曼珊的神色有些黯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何尝不想回家去看看,可惜距离太远了,一去一回至少几个月的时间,再说路上没想到高书记火很大也不安全,到处都有造反的,一些地方土匪也很多,这样的情况之下,想着回家去看看,就是给郑勋睿找麻烦。

    是一个生产诗歌与爱情的城市“夫君为什么说到这件事情了,奴家没有想那么多的。”

    “夫人不用掩饰了,不想回家去看看是假的,我也在想这件事情,若是局势稍微稳定之后,你还是要回去看看的,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父母,肯定是思念的。”

    文曼珊很是感动,其实夫君一样长时间见不到父母。

    “夫人,家族里面有些事情,我本不想说,牵涉到朝廷之中的事情,我不想让你操心,可最近一段时间,我思索了很多,还是想着询问你的看法。”

    聪明的文曼珊,明白了什么,看着郑勋睿,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太爷身为内阁次辅,管的事情很多,权势不小,又深得哪里有沙岸呀皇上的信任,三太爷担任延安府知府,殚精竭虑,非常辛苦,舅舅如今也是顺天府尹了,夫人之家族,可谓是辉煌啊。”

    文曼珊的脸上出现淡淡的笑容。

    “相公,奴家对这些事情无所谓,奴家一心想等一点一点儿地品出他真是个好人了到的就是相公,爷爷、三爷和舅舅的事情,奴家没有关心过,也从来都没有联系过。”

    “夫人对太爷、三太爷和舅舅是什么看法,可否说说。”

    文曼珊有些严肃了,郑勋睿询问的这个问题,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了不起,无非是想着了解文家的诸多情况,可认真想想,绝不是那么简单,爷爷、三爷和舅舅都在很有些得过且过的味道朝廷做事,与夫君之间,必然有着一些联系,按说这些事情,应该是夫君去协调处理的。

    “相公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奴家感觉到突然,只能够说说平日里的感受。”

    “奴家跟随爷爷好几年的时间,学到了很多东西,爷爷疼爱奴家,奴家是能够感受到的,三爷和舅舅也时常的教授奴家一些学识,那个时候奴家虽说年岁尚小,可也能够看出来一些事情的。”

    “爷爷和舅舅之间的关系很好,两人只要有时间,几乎都是在一起的,爷爷在家赋闲的那段时间,情绪不是很好,很多他让抓捕人员不要放弃茅棚周围的疑点时候都是舅舅安慰爷爷的,舅舅在家的时间不是很多,奴家记得每年的春假,舅舅几乎都是在文府陪着爷爷。”

    “三爷爷和舅舅之间的关系,奴家感觉一般,那个时候,奴家其实对三爷爷也就是一般,现在想来,很是愧疚,爷爷是殿试状元,舅舅是殿试进士,比较起立,三爷爷的学识就差一些了,也许是这个原因,三爷爷和爷爷、舅舅之间的关系就是一般。”

    “爷爷和舅舅都不是很关心家里的事情,奴家那段时间跟随在爷爷的身边,受到了一些影响,也以为琴棋书画和学识最为重要,若不是跟随在相公的身边,受到了相公的影响,奴家的这些想法还不根亮又感到茫然会改变。”

    “在相公身边这些年的时间,奴家偶尔也会做一些比较,相公的事情如此之多,每多不吉利啊?”“有啥吉利不吉利的日里都很是操劳,可是回到家中之后,如此的关心奴家,关心家人,这让奴家很是感动,也很是愧疚,奴家不知道如何的关心相公,奴家听到郑锦宏说了,相公说过,男人若是不能够关心家人,不能够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就不可能很好的做其他的事情。”

    “听到相公这样说,奴家想到了爷爷和舅舅,还有三爷,奴家觉得,三爷是很照顾家人的,爷爷和舅舅做的都差一些,三爷来到延安府之后,奴家也听说了一些,三爷非常支持相公,将延安府治理的井井有条,至于说爷爷和舅舅,隔得远了,奴家不知道情况。”

    “奴家现在的想法早就改变了,觉得三爷爷是做的最好的,舅舅做的最差。”

    文曼珊说完之后,郑勋睿微微笑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出嫁之后,心思就转移了,文曼珊对姚希孟的印象不好,恐怕也是源于前面发生的很多事情。

    “夫人,若是我日后和文家发生了什么矛盾冲突,怕是让你危难啊。”

    “相公不用担心奴家,奴家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支持相公的。”

    郑勋睿微微叹了一口气。

    “夫人不用过多担心,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会有分寸的。”

    “夫君遇到什么事情了,可以和奴家说说吗。”

    “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都察院的御史张溥和张采弹劾我剿灭流寇的时候,错失良机,故而让洪承畴大人负责剿灭流寇,朝会议论此事的时候,舅舅表态支持,太爷没有说话,第二件事情,卢象升大人出任延绥巡抚,二姐夫赵单羽和三姐夫梁兴力到巡抚衙门,出任知事,这是太爷的提议。”

    思思就这性格文曼珊的脸渐渐有些红了,郑勋睿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她能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特别是有人弹劾相公的时候,身为内阁次辅的爷爷没有说话,舅舅反而表态支持,这纯粹是让外人看笑话,且不说弹劾之人抱有什么心思,要知道郑勋睿和张溥是割袍断义的,就说文家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就让外界不会有好的印象。

    “相公,奴家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日后要是有机会,奴家见到了舅舅,也不解决问题不想理睬了。”

    “夫人不要有这等极端的想法,毕竟是家人之间,若是直接表现出来如此的态度,就更加会让外人看笑话了,我准备给太爷写信,说明其中的厉害关系,希望太爷能够明白,维护家族之利益,这是“壮志凌云”已经是大热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说舅舅的态度,不要去想了,我和舅舅之间,不大可能想到一处了。”<不打倒狗地主br />
    和文曼珊说清楚这些事情之后,郑勋睿的内心轻松了很多,他很清楚,冲突迟早是要爆发的,唯有这种家族内部的冲突,是让人最为寒心和无奈的,可惜姚希孟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了,不可能出现多大的改变,这就导致日后会产生直接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