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15)
    张献忠很欣慰,那些集合在院子里面的高级将领,悉数都跟随他去厮杀,没有谁表示投降郑家军,尽管说这种表面的态度,不一定能够真正的落实下去,或许厮杀真的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放下武器,不过能够看见这样的场面也就足够了。

    张献忠要求刘文秀指挥战斗,实际上刘文秀是不可能亲自指挥的,这殊死的一战,肯定是张献忠亲自指挥,到了如此时刻,张献忠也不会客气了,他的命令一连串发布了出去。

    城内的近三万义军军士,全部撤退到房屋之中,依托房屋抵御郑家军的进攻,郑家军的火器过于的犀利,那么诸多的军士就依托房屋来躲避火器的射击,同时发射弓箭,给与郑家军有力的打击。

    这样的安排是不错的,其实城门被攻破,不一定意味着战斗完全结束,城池的争夺战会更加的残酷,历史上不少的战斗,进攻的一方在突破到城内之后,遭遇到惨重的损失,不得不撤离出来,导致战斗的结局发生了逆转。

    张献忠当然有这样的想法,他好比是一个垂死的落水之人,只要能够抓住一根稻草,都是要拼搏一番的,十多年造反的经历,已经让他的性格变得残酷和坚毅。

    不过张献忠忽略了最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麾下的义人一定是要倒霉的军军士,是不是还会死心塌地的参与到厮杀之中,要知道最为精锐的军士,几乎都被他带着准备撤离夔州府城的,西面的七万义军军士,可谓是十五万义军之中最为骁勇善战的,这些人都惨败给了郑家军。城内驻守的军士,是不是还有抵御的勇气,那是说不准的事情。

    就在郑家军开始发起冲锋的时候。不少义军军士,已经抛下了手中的武器。躲避到屋子里面,扮作是老百姓,你要骗了我期盼着在接下来的厮杀之中能够保住性命,要知道城外进行的战斗,有不少人看见了,那种惨烈的场景,让很多人都失去了继续厮杀的勇气。

    不过也有拼死抵抗的军士,那就是张献忠身边的两千亲兵。以及刘文秀麾下的五千精锐军士,这七千人是一定会拼死抵抗的,不会投降。

    冲入夔州府城的有两万郑家军的将士。

    东门、西门和北门外面分别把手了两千郑家军的将士,剩余的近四千的郑家军将士,主要负责看管俘虏。

    冲入南门的两万将士,很快分为了四队,郑锦宏亲自率领八千人,朝着南直大街的方向冲过去,夔州听到这个消息府衙以及县衙都在那边,想必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也会在南直大街。刘泽清率领五千人朝着西直大街冲去,这里是商贾和富户的集中地,想必也是流寇重点驻扎的地方。苏从金率领四千人,朝着北面冲锋而去,苏蛮子率领三千人,朝着东面冲锋而去。

    众人的分工是很明确的,他们最为重要的目标是张献忠,其次是刘文秀等人。

    也就是说在夔州府城之内的战斗厮杀,必须可有一样咱可得说清楚要生擒或者斩杀张献忠,否则整个的战斗这样会给别人造成多大的麻烦就不能够结束,更不能够说是胜利。

    郑锦宏的判断没有错。激烈的厮杀很快在南直大街展开。

    大街上看不见什么人,但两边的房屋里面。时不时的射出冷箭,冲锋的郑家军猝不及防。不少人被弓箭射中受伤了,当然发射弓箭的房屋,很快会被冲锋的将士撞开,接着一连串的枪声响起来,伴随的是尖锐的惨叫声。

    西直大街也响起了零星的枪声和短促的惨叫声。

    南直大街和西直大街的将士,放缓了进攻的速度,他们手持盾牌,慢慢的前进,一个房屋接着一个房屋的进行清理,此刻已经是神机营的将士在前面进攻,骑兵营的将士稍微拖后。

    这大概是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没有预料到的,他们认为志在必得的郑家军将士,一定是奋力的冲锋,占领整个的南直大街和西直大街,如此的情况之下,驻守城内的义军就有机会展开反击了,谁料到郑家军将士根本没有猛冲猛打,而是步步为营,逐个房屋开始清理,更加要命的是,郑家军将士手中的火器过于犀利了,隔着很远就可以发射。

    半个时辰之后,苏蛮子率领两千人,驰援南直大街,他留下一千人警戒东面的民房。

    一个时辰之后,苏从金率领两千人驰援南直白浩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下一摔大街,他留下两千人警戒北面的民房。

    进攻西直大街的刘泽清,擒获了不少的俘虏,这里面很多的流寇是主动投降的,根本就没有展开什么厮杀。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郑家军慢慢开始接近府衙了。

    多方的情报证明,张献忠就在府衙里面。

    郑家军将士的伤亡增多了一些,城内的巷战,很多的因素无法预料,被弓箭射中的将士人数还是不少,有些不致这又算得什么均势!他想用一句话来表达这种局面命,但被射中的将士只能无奈的退出战斗厮杀。

    未时,郑家军将士终于包围了府城。
    外围的战斗还在持续,零星传来的枪声就是证明,不过这样的厮杀,已经变得很是稀少了,毕竟两个时辰的厮杀下来,郑锦宏已不能不加以考虑经发现,流寇的主力分布在南直大街,特别是以府衙为中心的周遭,是流寇重点防御的地方。

    投降的流寇人数不少,这些人很快被押解出了府城,看押在城外固定的地方。

    因为伤亡人数的增加,郑锦宏是异常愤怒的,他已经命令炮兵营,运送了五门弗朗机,他可不想让将士强攻府衙,这是拿着性命去拼搏,府衙的房屋坚固,强攻会遭遇到很大的困难,不过用火炮就简单很多了。

    五门弗朗机对准了府衙的时候,郑锦宏冷冷的下达了轰击的命令。

    这一次是全方位的轰炸,大不了将府衙炸烂了,今后重新修建就是了。

    呼啸的炮弹落在了府衙之内,残留的雪花合着泥土和石块飞到了半空之中。

    张献忠和刘文秀的确在府衙之内,还有部分的高级军官,同样在府衙之内。

    城内厮杀开始的时候,张献忠还是有着一定信心的,不过随着越来越多人的投降,随着西直大街和南直大街逐渐的被攻陷,张献忠知道没有了任我也出门子何的希望,他率领部分的军士,退守府衙,准备进行最后的抵抗因此。

    府衙房屋很是坚固浑身是血的赵红珍在后座上抱着面无血色的程刚,墙也很高,郑家军将士想要攻打进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张献忠忘记了郑家军的火炮,夔州府的城墙都被炸的满目疮痍,就不下面有力量要说区区的府衙了。

    炮弹落尽府衙之中,石块被炸的漫天飞,来不及躲避的军士跟随石块飞向了半空之中,四周驻当时有很多公司都争先恐后要来送他守的军士如同无头苍蝇一样窜来窜去。

    张献忠的眼睛红了,他很快明白,要求几千军士守卫府衙是愚蠢的决定,若是不能够冲出去,那么最终的结果,是众人都被炸死。

    炮弹还在爆炸的时候,冲出去厮杀的命令就下达了。

    几十名义军军转身士冒死打开了府衙的大门,朝着外面冲锋。

    等候他们的是呼啸而来的子弹。

    这几十人很快就躺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府衙的门口稍稍安静了几秒钟,接着,蜂拥而至的军士开始从门口朝着外面冲锋,冲锋的过程之中,还有箭雨朝着郑家军将士而来。

    清脆的枪声出现,连续的射击开始了。

    枪声之下,大量的军士倒下了,倒在了府衙门口和外面。

    郑家军的骑兵也在这个时候发动了进攻,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正在逃离的流寇,将流寇好不容易建立起今天跟我来的就是来的冲锋气势,瞬间就压下去了。

    刘泽清率领的骑兵和神机营的将士,冲进了府衙。

    他的目标是张献忠。

    张献忠的外贸,早就被画作了图像,让每一个参与征伐的郑家军将士牢记下来。

    骑兵在府衙之内毫不留情的厮杀,这里面都是最为顽固的流寇,全部斩杀是他们的目的。

    第一个院落被突破,骑兵进入到第二个院落,这里是大堂、二堂和厢房所在地,张献忠在这里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刚刚进入到第二个院落,扑面的箭雨就来了,是从大堂的方向射过来行前曾向高照请假的。

    冲在前面的几名军士,被弓箭射中了,好几个人跌落马下。

    神机营的将士迅速扣动了扳机,子弹呼啸着朝着大堂而去。

    惨叫声瞬间出现,”说着就趴在龙绍川身上做起了人工呼吸也就在这个时候,骑兵朝着大堂的方向冲锋而去。。。

    郑勋睿进入到府衙的时候,战斗完全结束了。

    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五花大绑被押解过来了,在厢房的张献忠,本来是打算自杀的,不过郑家军的速度太快了,让其没有自杀的时间。

    郑勋睿冷冷的只怕也是在暗暗等待看了看张献忠和刘文秀。

    “你们都是乱世枭雄,很可惜生不逢时,我不想和你们多说什么,追求荣华富贵是人之本性,所以我为了三天年不能够说你们错了,成王败寇的道理你们更是清楚,既然你们败在了我的手里,那就只能够任命了。”

    说完这几句话,郑勋睿挥挥手,示意将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押出去斩杀。

    按说生擒张献忠,是巨大的胜利,郑勋睿应该好好体味一番的,可他突然失去了兴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