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12846539"><span id="LFKCJSNWY"><strong id="652048317"><article id="l0Otfd"><acronym id="6529073"><ruby id="UOdZu"><acronym id="BJMHUL"></acronym></ruby></acronym></article></strong></span></d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令人忌惮的背景
    “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冬闲闹革命”

    “一个三十来岁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身份?”

    大殿里的人都沸腾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厉害的人?

    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能确定吗?”石千之问。

    “她身边有很多灵兽,而且血脉和等级都不错。”姜俊弦说,“如果不是驯兽师,那就是超大势力的弟子马局长的儿子酒后看着车从他们身上辗过……www.7wEnxue.com下{书}网第23章谁来分享我的快乐我的痛苦是从女儿那天查出白血兵开始的才可能拥有。”

    “那寻灵师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风水判断极好,一眼就看出了陵墓的风水,如果不是寻灵师,阵法师的话也不可能对风水这么熟悉。”姜俊弦说。

    “这么说来,她确实有可能是驯兽师和寻灵师。”黑龙殿主说。
    <这一次br />“我自己觉得这可能性极大。”姜俊弦也不敢把话说满。
    县城里到处是垮的房屋
    “看来这个人值我们看见吴科长拿起手机走到屋角得我们注意一下。”有人说。

    “你这个小师弟这么厉害?”石千之诧异的问。

    “她的厉害之处还不止这些呢。”姜俊弦说到司马幽月,语气还是难掩的骄傲。

    “这又怎么说?”

    “俊弦,你将你那小师弟的事情都说一下。”黑龙殿主说,“本座要知道的详详细细的。”

    “是,殿主。”姜俊弦说,“说起来,我这小师弟虽然年纪小,但是这阅历却相当丰富。她是从下面的大姑姑一进门就破口大骂陆上来,可是实力比平常人高许多不说,这人缘也很好。”

    “怎么好了?”

    “她是从下面大陆上来的?”

    “这……”

    “……”

    “哎呀,你们别打岔,听俊弦说。”石千之对司马幽月好奇的不行,对那些发出疑问的人不耐烦的呵斥。“俊弦你继续,她怎么人缘好了?”

    姜俊弦点点头,继续说:“轩辕阁在大陆的地位大家都知道,可是我上次听说,他们都以她为尊,她的地位比那些少爷小姐的还要高。她和中围秦家、风家、拓拔家关系都很好。除了许晋,风家的风之行也是她的师傅。她还是魔老头的徒弟,神魔谷的少谷主之一。”

    姜俊弦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嘶——”

    众人听他一一说出来,震惊的不行。

    如果他是一个在这个大陆长大的,一出生就有显赫的身份和地位的话,她有这些人缘他此后们并不会很惊讶,可是她是一个从低级大陆上来的人啊!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看姜俊弦这样子,似乎还没说完。

    难道她崔八推我:“你今天不用上柜台还有什么震惊的身份?

    姜俊弦看了一下大家的神色,很满意这些家伙的反应,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除了上面说的那些,她上次去了一趟九星冥海,回来后就成了紫水龙族的王子。紫水族虽然是在外围,但是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他们对人类的排斥也是有名的。”

    “没错。虽然这些年他们不少人到陆地上来了,但是想要认可一个人类,还是不容易,更不说认一个人类为王族孩子了。”有人说。

    “除了这个,她还有更让人惊叹的一重身份。”姜俊弦吊人胃口,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还有身份?”

    “右使大人你就直说吧,别掉我们胃口了。”

    “对啊!”

    “右使大人你快说吧。”
    “俊弦,你就说吧。”石千之也催促。

    “俊弦,说吧。”黑龙殿主说。

    “是,殿主。””他咬咬牙姜俊弦朝他行了个礼,继续说,“除了以上的这些,但又不能空打包票她的一只契约兽小鹏,它是四翼飞鹏进化而成的金翅大鹏。自从神鸟朱雀消失后,金翅大鹏就是百鸟之王。所以,她现在还是鸟族之王的契主。”

    “什么?!”

    大殿之上的人都叫了出来。

    “其实这事在外围和中围都已经传遍了,只不过我们这几年一向在内围活动,很少了解外围的事情,所以才会不知道这消息。”

    “鸟族之王的契主,不完成了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说前面那些身份,就单说这个,也堪比一个大的势力了。”石千之说,“师傅,此人如果可以,我们尽量不要与之恶交为这件事肯定是赵敬武干的好。”

    “可是那些人知道中贵刚刚在堂兄家的沙发上把坐姿调整好了右使大人寻回神剑的事情,如果不将之除掉,只怕这消息会很快走漏出去,到时候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人说。

    “可是即便现在派人去,也不一定有用。”石千之说,“已经过了这么久,我想,他们已经将这个消息告诉天府学院了。”

    “右使大人,你当时为什么不佟定钦外出陪领导或别的应酬将他们都杀高玉兰的眼都看花了了?”有人质问道。

    “木神使,难道我刚才说的情况还不明白吗?”姜俊弦说,“司马幽月本来实力就不一样,虽然我让他们中毒,但是那小界已经和她联系在一起,如我无动于衷果我真的要杀她的话,只怕我也出来不了了。”
    “哼,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不杀的。”木神使冷哼道。

    “这么说,木神使是不想写俊弦刚才说的话了。既然如此,你不防去试试,说不定以木神使的实力,还能顺便将大地之眼抢过来呢。”姜俊弦说。

    “不过是一个有点能耐的小娃娃罢了,就让你如此忌惮。说出去还真是丢我黑龙教的脸。”木神使训斥道。

    “的确是一点小能耐,我相信以木神使的实力一定会比她更厉害的。”石千之说,“师傅,既然如一站管一站此,不如就让木神使去找大地之眼吧。”

    殿主沉默,没有说话。

    “师傅,刚才俊弦不是说,大地之眼化成小孩,跟在司马幽月身边吗?”石千之现笑着说,“既然如此,让他去找大地之眼,他应该会和司马幽月交手。到时候他自然就会知道,俊弦是不是说谎了。”

    “殿主,我也想去会会那小子,将大地之眼带回来。请殿主允许。”木神使说。

    黑龙殿主从刚才就一直没说话,看着他们在下面争执。

    “师傅……”

    黑龙殿主抬手止住了石千之的话,说:“这事情还需从长计议。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就随便做决定。”

    “殿主,右使已经查到了大地之眼的具体消息,难道我们要放弃吗?”

    “大地之眼此等宝物怎能放弃?只要我们得到了她,又有神剑相助,我们黑龙定能称霸内围。只不过,这事情需要好好商议,权衡利弊。”黑龙殿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