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博平台

                                                    来源:酷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5-25 18:08:36

                                                    除了使用野生动物不具备更高营养价值外,朱列玉还认为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可能为病毒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传播创造了条件,危及公共卫生安全。他表示,人类常食用的蛙、蛇、鸟、穿山甲等野生动物体内,普遍都存在着原虫、吸虫、绦虫、线虫等寄生虫类。当人类把它吃进体内,极易诱发肺吸虫病等疾病。另外,除SARS病毒已初步证实冠状病毒是从野生动物身上来的。又如一些地方如青海等地,鼠疫的流行就与捕食旱獭有关,全世界流行的疯牛病、口蹄疫、禽流感、布氏杆菌病等无不与动物有关。

                                                    更重要的是,基于“野生”的特点,很多野生动物并没有相应的屠宰检疫规程。在尚未制定野生动物屠宰检疫规程的情况下允许食用野生动物,无异于放任人畜传染病的发生。

                                                    彭静称,按照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冻卵”等辅助生殖技术只能由已婚夫妇行使,单身女性并不享有该权利。而根据《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男性无论是否已婚均可基于“生殖保健”或“需保存精子以备将来生育”目的申请保存精液。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相继发现全球共发现的30多种传染病中,绝大多数都是由人类食用野生动物所致。比如艾滋病、埃博拉和SARS,都源于野生动物,并引发了重大国际疫情。虽然许多传染病的发病率明显下降,但是传染病仍是目前人类健康的主要威胁之一。为了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为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应当对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予以禁止。

                                                    朱列玉认为,这一修改会将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上升到法律层面,使用法律武器彻底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切断野生动物的交易需求,巩固上述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良好成效,切实可行。国际奥组委主席巴赫(纽约时报)

                                                    多种传染病因使用野生动物引发

                                                    同时,这也变相加大了非法行医风险,一些单身女性有时会冒险选择部分不具行医资质或技术标准的“地下”机构或者到境外医疗机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措施,加大了非法行医风险。

                                                    朱列玉指出,2020年1月22日,国家疾控中心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为野生动物。而人与动物产生密切接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存在食用野生动物与宠物肉的市场需求,因此切断需求源头,从管制食用野生动物与宠物行为做起。

                                                    基于以上原因,朱列玉建议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对食用野生动物与宠物的,处以以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一千元一下罚款。由该法对食用野生动物与宠物这种行为作出约束,彻底粉碎“捕猎—运输—贩卖—消费”野生动物的黑色利益链,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朱列玉表示,食用野生动物使得人类与动物的接触面大幅增加,给细菌、病毒和寄生虫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传播创造了条件。这些病毒本来存在于自然界,野生动物宿主并不一定致病致死,但由于人类食用野生动物,或者侵蚀野生动物栖息地,使得这些病毒与人类的接触面大幅增加,给病毒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传播创造了条件,危及公共卫生安全。加之交通的便利和人口的流动,使得流行病爆发的几率大大增加。